以食物之名

以食物之名

真惭愧,活到这年纪才学会Kandar是扁担的意思;我知道“扁担饭”源自槟城,但不知原是印裔穆斯林带来的。这道料理于20世纪初传入,因小贩多用扁担运输而得名。最近我国有个印裔小贩推出“猪肉扁担饭”,掀起争议。

某种菜肴可由某一群体独占独享吗?比如说,披萨除意大利人外谁都不许吃?这当然是无稽之谈,现实正好相反,我们都非常乐意外人享用我们的料理,通过食物体验我们的。但是,披萨离开了意大利就不会保持原来的样子,到了香港配料变叉烧,来到大马会添Sambal。当地人喜欢披萨,遂用各自的创意把它变得更适合自己的口味。

的披萨有美国的样子,我到那里留学时还碰到“披萨文化冲击”,同学觉得火腿就该配凤梨的,对于我这马来西亚人所选的配料组合甚不认同,觉得破坏了他们的“正宗”。我很喜欢披萨,后来有机会去意大利吃最地道的披萨……老实说还是马来西亚的好吃,对我来说正宗不一定就是最好。


不管是Nasi Kandar还是椰浆饭,走进华印裔的食谱后它势必演化。很早就有华人餐厅给椰浆饭加烧肉、猪油渣,穆斯林断不会走进这些明显非清真的餐厅,故此也没惹关注。印裔小贩的猪肉扁担饭是让穆斯林看到了,才引发争论。

我们不该以非穆斯林的观点去批判穆斯林的敏感,华人自古凡“背脊朝天”的东西都吃,自会以为他们小题大作。但穆斯林有非常明确的教规管束饮食,扁担饭向来都是符合他们习惯的安全选项,突然出现猪肉当然会造成不安,对此过敏合情合理。大马穆斯林餐饮业者协会(PRESMA)起初促禁非穆小贩使用“椰浆饭”和“扁担饭”字眼,后来很快就清醒过来,认为这些食物不出现在清真餐厅里就没问题。

没人能垄断料理名称的啦!有什么意义呢?把饭和咖喱放在碟子上,不叫扁担饭大可叫咖喱饭、碟头饭、经济饭、杂饭,刻意垄断是固步自封,挖深族群之间的鸿沟而已。谷中城开了家清真麻辣火锅餐厅,我很高兴能让友族也试试麻辣料理,我不会因为这餐厅没卖猪肉就发烂渣,叫政府禁止他们使用“麻辣”(Mala)字眼。话说“麻辣”国文该怎讲?pedas giler吗?

2023.11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