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巴勒斯坦同在,又如何?

和巴勒斯坦同在,又如何?

首相高调谴责以色列,宣称与巴勒斯坦同在。到上一个句号为止,我都还是认同且嘉许的,那是基于人道立场。但他说走访中东多国呼吁捍卫巴勒斯坦,我就觉得太得空了些。

这就像我槟城好友阿茂家外发生黑帮开片,我特地请假飞槟城去劝阿茂捍卫这个大佬而不是那个大佬,我若真的关切打一通电话不就得了?以巴三天一吵五日一战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事,为什么还需要搞个万人“派对”,劳师动众地一再重申众所周知的立场?大家都知道大马护照哪个国家不能去。又怎么还需要在校园搞“声援巴勒斯坦周”?连电供都成问题的加萨会听到吗?会在乎吗?除非,这些宣传并非真为巴勒斯坦而做。

也许,安华只想架个舞台展现自己是捍卫伊斯兰的中坚分子。集会上他声称西方强国因我们谴责以色列而威胁大马,但大马绝不退缩,多么热血!我没参加集会,冷静得很,伊党阿末法德里帮我问了我想问的:是谁威胁我们?怎样威胁?外长赞比里说不宜在议会厅内公布。咦,不是说不畏强权、绝不退缩吗?有人威胁大马等于也威胁我咧,说出来我可能也热血沸腾,就会去集会陪安华喊口号了。


安华和教育部始料不及的是校园师生如何诠释“捍卫巴勒斯坦”,居然是蒙脸持枪,意即以暴易暴。我也重申认同谴责以色列是基于人道立场,主张以和平手段缓解纷争。政府仓促架起表演舞台,根本没深思要传达什么讯息给师生,于是大家只懂得模仿媒体上耸动人心的暴力照片。教育部尴尴尬尬地说必须“控制”一下捍卫巴勒斯坦周,已然太迟,已经闹了。

和巴勒斯坦同在,又如何?

你记得上次大马把全世界的错都怪罪犹太人是什么时候吗?1997年金融危机,令吉从1美元兑2.50跌破4.10,政府遂实施货币管控,选了个华人喜欢的吉祥数字3.80,维持 七年(顺带一提当年的财长安华是反对货币管控的)。马哈迪大力谴责犹太人,说他们嫉妒穆斯林国家进步,以货币投机打击马币,尤其针对美籍犹太商人乔治·索罗斯。索罗斯当然否认,说自己是转移视线的代罪羔羊,用来掩饰马哈迪自己的错误,他说:“马哈迪才是马来西亚的威胁”。后来2006年两人见面和解,马哈迪“接受了”索罗斯的解释。

今天令吉对美元跌破4.70,万物涨价,怨声载道。汇率波动原因很多,并非都在政府掌控范围,我不会随便怪罪政府,但大多数人不是这么想的,于是得引导他们去想一些不相干的事。此时以巴发生大冲突,此时安华摇旗呐喊谴责犹太人,果真师出名门。却又有什么用呢?转移我的注意力一阵子,到下周去买米时又醒了 。

2023.10刊于南洋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