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以色列变成恶霸

当以色列变成恶霸

很久很久以前,我同情犹太人。在深造时,课堂上读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埃利·维瑟尔的《夜》,记录作者在纳粹集中营经历的苦难,噢不,苦难两字太轻描淡写,纳粹逼迫维瑟尔等一行人在严冬中“死亡行军”,让他们不是累死就冻死,中途休眠一夜后,维塞尔在堆叠的尸体之中醒来。

教授觉得文字叙述上尚不足以表达犹太人大屠杀的可怖,给同学们播放纪录片,看推泥机把成山的尸体推入巨坑;有些同学因而失眠,睡得着的则噩梦连连。美国的立场是同情犹太人的,我也因接受过那样的讯息而同情以色列,曾经不明白何以大马护照唯一不能去的地方就是那里。是的,这民族经历苦难,但那是超过半世纪以前的事。

如今以色列不是弱势,是经济和科技强国,不管大马怎样排斥,他们的科技早已悄悄潜入日常,、电脑中都有以色列的知识产权,每日为你导航的Waze正是以色列公司开发的。此外它也成了中东地区的军事强国,这曾经的大雄在美国小叮当的扶持下,变成技安了。


西方国家不应延续因大屠杀而同情以色列的情绪,比如加拿大心理学家佐丹.彼得森居然发推文支持以色列“把他们送入地狱”,已失理智。诸国不能继续拿以色列当大雄看,把它对哈马斯的狂暴反击视为合理自卫。

英国BBC在报导中拒称哈马斯为恐怖份子,尽管多国这样标签哈马斯。其世界事务编辑约翰·辛普森回应读者的谴责,说媒体秉持中立,仅如实报导那些组织的行为,拒用标签去影响读者的独立判断。以巴问题错综复杂,纠结经年,孰对孰错就看你从哪个时间点开始衡量,是因为以色列限制巴勒斯坦人到圣殿山祈祷而惹怒他们吗?抑或是哈马斯先开打才导致以色列反击?算不清的。

且以现在这个时间点来看,不管半世纪前犹太人经历过什么,不管两周前哈马斯入侵以色列,此刻以色列以恶霸的态度和炮火造成上万巴勒斯坦普通人民伤亡,甚至轰炸医院,便天理难容。诸国不仅要谴责,还必须以实际行动制止以色列的疯狂暴行,包括考虑经济制裁,不容它在未来为所欲为。堆叠成山已不是犹太人的尸体,犹太人正另一端操控推泥机。以色列成为强者却不知自制,此时我已无法对它有半点同情。

2023.10刊于中国报

Image credit: MSN.com, provided by The National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