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安华只当一届首相

如果安华只当一届首相

希盟和“死对头”国阵结盟时,支持者的心已冷了半截。但为了“大局”,希望安华终于能一展拳脚引领大马进入革新时代,大家忍了。别提?OK;固打制照旧?也OK;恐同到没收手表、消灭音乐会?那是为了州选逼不得已;说好的改革连楼梯响都没听见?没关系再等等。

安华创立的公正党乃多元种族政党,以改革为主调,名曰公正,但在获释那天这一切理想都沦为空谈。尽管大家都预料有此一着,眼睁睁地看它发生时仍不免觉得受骗。放了扎希,紧接着邦莫达也无罪释放,就算符合法律程序也好,给人民的观感十分糟糕。

安华一味否认干预司法,说这是前总检察长依德鲁斯哈伦卸任前的决定,因为不想让下一任扛这个责任;人是情绪的动物,谁又会听得进去呢?以人之常情来审度,假设你是领袖,卸任前总会想完成丰功伟绩留下美名,而不是刻意遗臭万年吧?——这也是安华接下来该好好想想的事。


国盟来势汹汹,希盟靠非马来选票撑着;甚至可说安华任相伊党“功不可没”,把非穆选民都吓去希盟那边了。如果希盟让非穆选民持续失望,未来就算他们不倒戈也可能弃投,那么安华就只能当一届首相罢了。事实明摆在眼前,当初若没有国阵加入,安华还在当反对党;而巫统支持率下滑,到下届大选或再创新低,也帮不了希盟多少了。

如果我是首相,不会再去想怎么赢,而是做好输的打算——我只有一届,还剩四年时间,能做好什么?我还要继续去拉拢那些拉拢不了的国盟支持者吗?不了,如果我现在就确知自己只能当一届首相,我就不理会此阵营还是彼阵营,只管国家,只看全民,要在有限时间内完成我本来相信的改革,打好建构国家未来的基础。

那么到我下台的时候,还能抬头挺胸,还有掌声送我离开,甚至连对手也会暗地里尊重;这样,也许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。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曾说:“政府的责任不是让人民开心,而是做对的事,就算不受欢迎也好。”安华且参考一下。况且,做了对的事,人民迟早会看到,最终还是会受欢迎的。

2023.09 刊于南洋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