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庆标志与三只小猪

国庆标志与三只小猪

连国庆日该用什么标语、什么标志,也成了执政党、在野党争执的议题。原来这不是新鲜事,玻璃市州务大臣莫哈末苏克里提醒,早在2012年安华也曾在希盟领导的四州推行和纳吉政府相异的国庆标语。现在国盟故技重施,怪谁?不过,我们该为这样的局面心疼吗?

从前有三只小猪兄弟,对盖房子这件事各持己见,一只选用稻草,一只用木头,猪小弟用砖。后来大灰狼出现把草屋吹倒 ,猪大哥赶紧逃到木屋;岂知大灰狼把木屋也撞倒了,两只小猪慌忙逃到猪小弟的砖屋,这才阻挡了大灰狼。这故事教训了我们什么?

本来的说法是要学猪小弟不嫌搬砖辛苦,才建立了最牢固的房子;现在我看到另一重意思,正因三兄弟各持己见,才能活命。一开始大家并不知道会出现大灰狼这号敌人,草屋、木屋容易搭建,其实比较符合经济效益。如果这一家猪都同心协力做同一件事,一起建木屋,就一镬熟了。要在做过几种不同尝试之后,最终才能确认砖屋最合适。

我想起郑云城的旧作《不团结就是力量》,说“团结”沦为口号,政客用它来糊弄人民盲目支持,好让他们为所欲为。全民思想一致于国家进步无益,就像三只小猪的故事那样。这不团结的概念亦可从人民延申至政治生态中,各政党本就理念迥异,它们之间本就该事无大小都争个你死我活,那才算是健康常态,不争你才担心民主是不是生病了。

当然,我们希望政治领袖也能在利民的大事上争议,而不是一直环绕着标志用什么颜色这种鸡毛蒜皮。有时候这边阵营乍听有理,有时候那边阵营才建对了砖屋。作为人民别太烦心,让他们自己去吵出个所以然。于我来说,这年国庆的爱国情怀和以往又不太一样了,先是从变天救国的一厢情愿转变为疫情期间后门的灰暗,如今进化成理性清醒的关爱,这样似乎才是最恰当的状态。

又,我小时候读的童话说的是三只小猪,我只是重复这个故事,至于主角是什么动物其实无关宏旨,你要把小猪换成小羊小猫也是可以的。

2023.08刊于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