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耻笑我卖书

有人耻笑我卖书

曾有个旧识当面笑我,那么多生意不做,竟然卖书?BFM能杰邀我上节目,商讨主题时谈及此事,他笑问那人怎么如此诚实?我国华文阅读人口不多,书籍利润空间有限,而且这又是个很奇怪的行业,哪有新品上市就非得折扣的?而且通路卖不完还可以退货?要赚大钱,这生意真不好做。

那旧识吃惯大茶饭,每单交易百万千万计,自是看不起几十块钱的书本。我曾随他拜访客户,见识过一个比萨盒般大小的资料储存系统,价钱居然等于一座独立式洋房。当时那比萨盒闲置在一边,顾客其实用不上,至于哪类顾客能这么豪爽,不必明言。

单是这比萨盒的价码就超越我家社一年的业绩,若我能做这样的生意又怎会不高兴呢?问题是这样的交易是有些遗憾,尽管卖家袋袋平安,有一大部分资源是浪费掉的,没有发挥应有的效益。卖书则不同,每本书都惠益至少一位求知的读者,书好卖的时候,我们感受到的是千百人的认同,尽管每本书只赚个几块钱,成就感之饱足就像独吃一整个比萨。


我们都想暴富,谁不想呢?但人生其实很平凡,在天赐良机以前不如先脚踏实地,作者一位一位地谈,书一本一本地推,活动一场一场地办;每卖出一本书都是一个小成就,慢慢、慢慢地累积,我们是一棵树,无法一夜参天,但扎根渐深,在这片土地好好站稳。我们接受读者的阳光,回报以与知识的氧气。

这门“夕阳行业”之所以还在,只有一个解释:这不是夕阳。对优质内容的需求是永远存在的,书籍固然不像米饭那样每个人都要天天吃,但它提供温饱以后必需的心灵养分。那位嘲笑我的旧识自己也有阅读习惯,当然也没否定书的重要性,只是作为一门生意,很难让人富贵就是了。

我每个月尾都会忧心金流,却总是安然过关,那是过去20几年来积累的福荫,我们时刻感恩。疫情期间困难的消息释出后,整个社会群起关注,以实际行动买书支援,没几个行业能和顾客建立这样的情感。今天我们还在,而那位旧识的千万生意已经瓦解了,没有半点涟漪。老实说,我们出书卖书,还觉得蛮骄傲的。

2023.08刊于南洋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