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tty Healy的舞台大头症

且不论Matty Healy在Good Vibes音乐节的言论内容正确与否,不同的社群自有不同的价值观,要谈的是如此行径有多不妥当,而这么不妥当的行为何以这家伙干得出来,以及未来能如何避免这类荒诞事件重演。

那是场音乐表演,不是政治演说也不是脱口秀,The 1975乐队接受邀请了,表演费袋袋平安了,责任便是把歌唱好,仅此而已。观众买票进场不是想听Healy的见解,就算是也应从音乐中去发掘。他如此脱轨,极不敬业。

音乐节主办单位已有十年经验,老早已和乐队管理团队沟通好,对方承诺遵循我国表演指南,而Healy径自违诺,丝毫没考虑主办方可能承担的后果,以及对其他演出单位、商家的严重破坏,闯祸后逃之夭夭,过后在Instagram的发文亦全无悔意,此人狂妄之极,自私之极。


那么,为什么他会做出这种事呢?都归咎于舞台大头症。当红明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在舞台上沐浴于掌声和欢呼之中,尤其让人迷醉,热血上脑;那种亢奋,你得在舞台上表演过才能体会。在那当下,他自以为是宇宙的中心,所有星球都得围着他转,可为所欲为,妄想自己的言论能改变些什么。

那当然是不可能的,Healy只是个提供娱乐的戏子,无权无势。在相对开放的西方社会,他干什么都不会面对反弹,大家见怪不怪;他这么放任惯了,也就忘了为他人设想。2019年时他在杜拜演出,也因为亲吻男粉丝而惹争议,后来他面对什么负面后果吗?没有。

虽然他激怒了大马、杜拜,但在其他市场还会把他奉为支持的英雄,因为生活在那些地方的人不会明白也不会考虑我国国情。Healy的主要市场不在这里也不在杜拜,失掉了对他来说也只算掉了几个零钱,没什么好怕的。

我颇不认同通讯及数码部长法米取消整个音乐节,小题大做,一小组人犯错,那就惩罚这组人就好,何须连坐?想来是州选在即,必须展示强硬手段以示捍卫保守价值观。法米指示“海外艺人表演与播放中心委员会”未来要更小心过滤来马的艺人,如此只会让大马市场更封闭而已。

要避免这类事件重演,不如从商业和执法面下手。比如说,表演者不能只是承诺不逾矩,要明文规定若犯规须赔偿;表演费可预先付清,但先由第三方持有,顺利完成以后才交付表演者。另一方面,如果警方行动快一点,The 1975那天晚上就没头等舱坐,而是在警察局拘留室过夜了,对舞台大头症甚有疗效。

但大头症是治不好的,只要他还有粉丝,就会继续大头症下去。Healy大放厥词后改善了什么吗?没有,他拍拍屁股就溜了,我不懂他的音乐,但懂得这种没有修养的人,不过是破坏公物又不敢承担责任的小屁孩、小恶霸罢了。

2023.07 刊于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