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我不随便送书

为什么我不随便送书

我进入业以后,开始觉得随便送书十分不妥,是一种不为他人设想的行为,几似没有公德心。除非我对你很熟悉,否则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习惯呢?如果你不读书我却送书,等于给你添了一件杂物,留之无用弃之可惜。就算你有阅读习惯,我怎知道你的阅读品味如何?很大机会我还是给你添一块麻烦而已。

从出版社的角度来看,书是商品,是用来挣钱的,更没有赠送的道理,除非是做慈善,或用以鼓励的阅读。这事业的利润空间本就不大了,遇到一些口口声声支持文化事业的单位,居然要求我们送书的时候,特别叫人难过。但经过多番磨练,我也学会直言拒绝了。

书还是请有心的读者花钱买吧!读者自己才清楚需要什么读物,愿意掏腰包购买的书,才是真正愿意投资时间去阅读的书,这样才会有所收获。在这微小的商业交易中,不只帮助了出版社,也鼓励了作者,意义深远。只有读者买书,才能让书业健全地继续运作,生产更多出版品,传播知识,保留文化。若没有合适的书,不买就好,别叫作者、出版人送书,那很叫人伤心。


阅读风气下滑也不只是马来西亚的事。我刚从日本回来,传说中地铁上人手一书的景象早已不复在,和这里的乘客一样都在刷手机了。他们在读电子书吗?绝对不是,我到处偷瞄,不是社媒就是游戏。日本的阅读市场庞大,就算萎缩了些,出版社也还能健全存活;大马则不同,尤其中文出版市场更小,卖书已有难度,还要我送书吗?哎哟喂。

我不送书,也不愿意别人随便送书给我。坦白说,“以书会友”只是说来好听,那些散弹枪般无特定目的的赠书,其实我都没兴趣读,只好等机会转送;作者署名的书更头疼,转送很尴尬,只能束之高阁罢了,浪费了一本书的生命。

我还是会送书的,条件是确知送书对象有阅读习惯,而且需要这本书;又或者对方明确地说需要某本书,但就是没钱买,那好像也OK,但我从未遇过这么荒谬的情况就是了。

2023.07 刊于南洋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