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从心所欲”的老马

“从心所欲”的老马

又要再提已是过去式却硬把自己挤在现在式的老马,他有种逼迫舆论关注他的魔力。你明知他在讲鸟话罢了,他不是国会议员,甚至连按柜金也失掉,而且风烛残年,却像星战中的西斯领主,你怎知没在幕后使用黑暗原力左右大局呢?结果大家还是被逼关注老马的一言一行。

孔子说“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”,那么老马的九十是横行霸道没规矩。他到了一个非常惹人羡妒的境界,可以完完全全不理会世人目光,彻彻底底我行我素。他不爽儿子领导下的斗士党退出祖盟,遂丢下儿子退党,然后老马自己却又退出祖盟了。他说为了“马来人前途”愿和当初背叛他的土团党老慕合作,却又说土团的对手贿选害他输掉按柜金。

老马已不按牌理出牌了,如同漫画《乱马½》里的主角,碰到什么水,就变什么人,非常乱水。五时花六时变,做出那么多不合逻辑的事,已不复当年的运筹帷幄、决战千里,甚至让人怀疑他的精神状况。说别管他,这只是个过气老人刷存在感而已。


但烂船也确有三根钉,老马居然说多元种族违宪,图翻转半世纪以来的建国根基,能放任他胡言乱语置之不顾吗?让极右派趁机炒作老马的谬论,招揽更多支持者吗?自然不行,还是得劳动首相署副部长蓝卡巴星引经据典反驳。总之老马每放一句鸟话,无论是“华人很有钱”、“马来人权益受侵害”等等,就要劳动一大群人清理鸟屎。

他已不愁财富,曾任一国之相,登峰造极过了,没几个人的成就比他大。是的老马还有剩余的影响力,不选择含饴弄孙,本可用这些力量做些合时宜的好事,比如呼吁团结、分享治国经验等等,或像比尔盖兹那样做慈善去吧,至少此后将在史书中留下美名。可惜他选择活在他眷恋的过去,现在这个时代已不需要他了,他已没有未来,是老马自己逼迫这个时代提早向他告别的。

2023.07 刊于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