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马的科技发展败笔

View of Cyberjaya and Putrajaya near Kuala Lumpur, Malaysia

十多年后,我终于迁离了赛城。多媒体超级走廊机构易名了,现在叫“大马数码”,如果你完全忘记了有这么一个机构,真不能怪你。它终于宣布具多媒体超级走廊地位的公司不再受限于规定的地区,可在任何地方运营。

很多人认为多媒体超级走廊计划失败,也不尽然。当年马哈迪期许在我国打造一个像矽谷这样的科技园区,向2020宏愿进发,用意是好的,也合时宜,但在执行上有瑕疵。名称中“多媒体”这关键字就不妥当了,意思是用影音图文呈现内容,那是最基本的东西罢了,没什么科技成分可言,所幸这名称并没有限制发展方向,但外国人心里不知有没有偷偷笑话。

以科技挂帅的矽谷是经过长期发展自然成型的,而马哈迪却硬要在吉隆坡以南30公里之遥的郊区建一座赛城。怎么办到呢?用“诱迁”政策,本地科技公司要享有MSC地位的好处,比如免税,就必须搬迁到赛城等科技园区,理由是政府承诺这些地方拥有世界级基设。


当年宽频已逐渐普及,公司在哪里营运本就无关宏旨。但马哈迪要建城,谁敢拦路?这千百家公司搬到赛城,既得利益者其实是地产发展商。这些科技公司享有免税优惠,也不会太介意赛城偏高的租金,然而政府是牺牲掉不知其数的税收间接支援地产发展。究竟多媒体超级走廊是科技发展计划,抑或地产发展计划?

假设是前者,20年过去了,并没有直接培养出显著的智慧产权,大多人以此理由判定它失败;但说它全面失败也太武断,相关机构一直在管理、人力资源、人脉、资金等多方面支援萌芽的科技公司,总有些间接的成效;可是若说矽谷是奋斗目标的话,就别提了。

假设这算地产发展计划,多年后也还真搞出了一个商圈,只是这商圈实在太偏远,荒置的公寓、办公室也很多。这么说吧,赛城如果明天就夷为平地,没什么损失,还有许多地方都能让科技公司健全发展。政府承诺的世界级设施,以我在赛城十几年的经验来说,不见得。而且政府还违背了其他承诺,比如绝不审查互联网,尤其在一马风暴期间。

大马数码大概也意识到(或说终于承认)赛城没有地利,没谁再会为了“大马数码”地位的虚名特地搬迁。这机构还没解散,为免被彻底无视甚至淘汰,必须“与时并进”,20几年后才突然发现有此需要,蛮悲哀的。这机构未来还能给科技发展注入怎样的生命力,希望易名后也能改命吧!但以我们对政府的了解,各家还是自求多福为妙。

2023.07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