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每一个好人

感谢每一个好人

杨靖耀老师离世一年了,他离开的时候,千百人悼念,我半句话没说,不知何故说不出什么。

我和杨老师并不特别熟络,记忆中是因结缘。杨老师总是笑容可掬的,像弥勒。每有歌朗诵比赛、创作比赛,他总会找我当评委;偶有文学讲座、表演,我们也会合作,比较盛大的一场是【诗与玫瑰】,当时他力荐学生苏渼骅当主持,为学生而骄傲之情溢于言表,苏果然也独当一面。活动的许多细节我都不必烦恼,他的团队妥善处理了。

我和杨老师最后一次合作是疫情期间的线上诗歌朗诵比赛,全世界休止了,但他没有停下来。后来我偶在社媒上看到他进出医院的消息,然我并不知病情,不以为意。去年三月,他来电,我没接到,后简讯来往说邀我当评委,我因事忙推拒。五月,杨老师逝世。


这么说来,他在病中依旧为学生的艺文活动奔忙无休。我想起诗人何乃健,在那最后的几个月里也没有停下来,南下北上办讲座、谈文学。“和死神赛跑”,他说。死神终究赢了,在下一场活动之前,在我来得及再答应杨靖耀老师之前,哽在喉头让我难言的,大概就是歉意。

我在大约半年前才见过莫泰熙先生,那是在爱薇的新书发布会上。他也发言了,不记得说过什么。我和他不熟,尽管不时在文学活动上碰到他。他是热心的推手,我也听过他讲华教故事,课堂上学生全神贯注听这头发花白的前辈,说那些他们不曾经历的历史;那课堂的存在,就是那些历史的成果。

某次活动结束我们一同离场,我看着他单薄的背影遁入车中,心里不知何故忽觉得十分疼惜,都这个年纪了,还在为教育奔波。我拍了张他的照片,照片应该还在,但淹没在千百张日常之中一时难寻,却在网上觅得别人拍的,竟也和我所见的场景雷同。就是这样的莫泰熙先生,就是这样的奔波,就是这样的奉献,仿佛何时何地任何视角捕捉的都一样。

这些逝去的人曾与我们并行,我们有幸见证过他们的精神;他们为教育播下的种子,终究会长成他们来不及看见的果实。“感谢每一个好人”,这是莫泰熙先生遗留下来最后的字迹——然而这话应该是我们说的。

于是我找到了想说的话,杨靖耀老师,何乃健老师,莫泰熙老师,感谢每一个好人。

感谢每一个好人

2023.06 刊于南洋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