诱惑人的不是护士制服,是权力

诱惑人的不是护士制服,是权力

伊党议员旺拉沙里说护士的制服太贴身……咳咳,我不要骂他,医生骂过,议员骂过,太多人骂过了。我只能说这厮身体太好,没住过院,正常人在病床上哪还有心情想制服诱惑呢?噢可能他身体真的太好,不过心理如何就不得而知。

不骂人聊什么?聊聊芝麻绿豆也可能蕴藏长远算计,表面上的愚昧未必真是愚昧,爬得到那个位子总有点斤两。州选在即,以回教法为由挑起服装议题,当然有一点政治宣传的意图。

但这类服饰课题也不是选举时才发生的,不时有之,矛头不是指向空服人员就是运动员 ,民间也一直在反弹。旺拉沙里和战友明知不会得逞,还提来干什么呢?他并非活在真空箱里,科技无孔不入,制服诱惑垂手可得他也是知道的。


宗教和任何主张一样,都有一套自己的理念和价值观。我摆出某个主张就像摆出一幅水墨画,总有部分人觉得好看,另一部分人嗤之以鼻。而宗教的优势就是后盾乃上苍,尔等凡夫岂能质疑?根据教条说话是不会“错”的,就算有人不认同也只敢阳奉阴违,绝不敢和教条对着干。

那些政治领袖无法费脑筋思考呼应时代的治国方针,但可以搬出几千年前流传下来的治人方针,从小处着力。服装看似小事,但这是真正的日常,反映个人生活方式、品味和价值观。如果政党能把一个人的外观掰成他们设计的样子,那不是无形的思想转变而已,而是有形、可见的变化,是政党影响力的证据。如果有十个人屈服了,那服饰的变化是每日可见的,会慢慢地影响第十一、十二人,以至百人千人。

服饰有什么力量?外在改变会进一步改变内在思想,以至行为,就好像你穿西装出门时,举止会突然变得比平日慎重那样。以下这例子独中生或许较有共鸣,记得小时候校方如何管制仪容服装吗?学生就是要有“学生的样子”,那样子还不是大人定义的?我们根据那个模板呈现自己,等同承认了大人的权力,就变得比较方便被控管。后来我才知道许多美国中学居然都没有制服,实在让我这个东方人惊讶。

伊党必然会继续冲撞这个,一再批斗人民的自由意志,企图蚕食我们的权利。那些小事都不是小事,因为让它得寸了就会进尺,我们必须站成一面高墙——尤其面对那些连看到制服会乱想东西的人,墙壁还千万不能有窗,不能有门,不能有裂缝。

2023.06 刊于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