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独的大马创作人

孤独的大马创作人

这星期警方请画家法米·惹札到警局取回被扣押的手机,法米常因发表漫画嘲讽时局而惹麻烦,目前还有十宗案子在调查中。他大方地在警局前拍照,摆出食指和中指,不知代表胜利还是和平,实质上两者皆无。

早前【毒舌大壮】票房破亿,主题触动普通市民的心弦,尤其黄子华所饰的林凉水律师义愤填膺那句:“法律面前,穷人含X”。像法米这样的创作人还包括写作人,大环境不让畅所欲言,常常满腔委屈;电影中有林凉水为弱势者扭转乾坤,现实中我们只能默默含……泪,忍气吞声。

孤独的大马创作人

大马创作人是孤独的。报章社媒上的创作者几乎没谁是全职的,因为不可能赖以维生,但每个人都各自为了兴趣或使命持续创作。我不会画画,但熟悉写作生涯,写作人勤于笔耕,为读者剖析时事。写作并非易事,平日就得留意动态,找点子、备资料、拟视角,再花几小时组织成文。这些事项都是单独完成的,但孤独不是因为这样。


作品发布后无论是何观点,必有意见相左的读者打枪。理性讨论倒还好,叫人难受的是无礼谩骂,各位随便浏览一下媒体专页的留言就知道了。然而这也还行,毕竟大多作者久经磨练,已练就“铁石心肠”,或眼不见为净就好。这也不是孤独的理由。

无论是时事画家抑或写作人,议人议事,谈的通常是弊端为多,难免会踩到谁的尾巴。大多受批评者不会反应,有者因为高高在上,不必和草民诸多计较;有者是因为有容人雅量,能接受异见的声音。比较可怕的是:遇到高高在上又无容人之量的,创作者便得独力承接法律的铁锤。

没谁能保护创作者。媒体已声明作者意见不代表其立场,平台并没有义务维护作者;这是常态也合情理,作为企业总得把风险尽量降低。况且有【当今大马】案例在先,连读者留言也构成罪名,平台要永续经营当然更要小心。

没什么非营利组织能支援写作人,没有法律援助,也没有精神支持。我们没有政治背景也不是明星,被强势者利用法律霸凌也不会引起社会关注。我们要独自承担律师费,更不敢想象万一官司落败而需付出的巨大代价。

我们道理比别人多,但别人钱更多、权力更大。我们还要继续生活吗?还要继续工作吗?权衡之后,只能黯然含……恨,卑微地认输。法米没有胜利也无法平静,像他这样能屡败屡战者有几人?在这里的现实中没有毒舌大壮为我们出头,只得独自逃开满是毒蛇的陷阱。这,我想就是本地创作人的终极孤独。

2023.06 刊于南洋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