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样才能安全地讲鸟话

怎样才能安全地讲鸟话

话说我的要办到槟城新山巡演了,多位朋友、读者不约而同电邮我、私讯我、传简讯给我、打电话给我,说若鹏你要小心不要闯祸呀。有那么半刻我不确定自己究竟是去讲笑话还是上战场前线,风萧萧兮易水寒,呵呵我这是去送死吗?

我十分感激大家关心,心里温暖得很。脱口秀这门娱乐本意是要逗大家笑,却在近期频生事端,短短一个月内闹出两单负面新闻,先是中国李昊石被控辱军,后有Jocelyn Chia辱骂大马,开飞机失联的玩笑,遭网民群攻;谐星Jason Leong不过留言几个字说喜欢那段子,就几乎被网民押出去祭旗了。脱口秀真是个高危行业啊!

但是,脱口秀演员会面对危机并不是因为说了鸟话,真正原因是:我们并没有讲鸟话的权力和资格。怎么说呢?演员在台上是服务观众的,如果头上有光环那是观众赋予的,笑话既改变不了社会也不能真的伤人,当真“得啖笑”轻如鸿毛。

脱口秀演员无权无势,网民、观众稍有不满,要群起批判根本无需顾忌。演员说错话最多惹气几分钟,网路却能断其生计,造成真正的打击,这力量的天秤始终是倾向观众那边的。


脱口秀演员是迟早会讲错话的,所谓言多必失,大凡人都会有偏见而不自知,误以为大多数人和自己看法相同,如果不慎用这些偏见创作表演,就可能得罪人了。

何况笑话创作不时游走于边缘地带,99个人觉得好笑的事,总有一人会觉得被冒犯,于是演员的命运就操弄在那一人手中;如果他立意小事化大,则必有更多人和他立场一致,喧闹起来就足以埋葬演员的事业。

但是脱口秀演员从来都没想讲鸟话,只想说笑话,失言通常是因为误判而非恶意,除非他本来就有很严重的偏见,不知不觉让它渗透到表演之中。那么要怎样才能做到讲了鸟话也安全呢?

别当演员了,去当官。如果你是沙努西,大可说槟城是吉打的 ,甚至雪兰莪是吉打的,这些尴尬无知的笑话也犯众怒了,但没人能撼动他半分,因为他掌握了真正的权力,具备讲鸟话的资格。

表演笑话是我们喜欢做的事,我会本着良心好好讲;我的良心尺度和其他人的未必一样,也只能尽量小心了,没有绝对的安全。

我们是生产笑话的,如果不好笑,等于产品品质有问题 ,该做的是向买单的顾客道歉,然后汲取教训继续创作更好的内容。演员站在台上很容易被掌声麻醉,误以为自己高人一等,那是扑街的序幕。先认清自己所处的地位,就没什么好埋怨的了 。

2023.06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我的脱口秀笔记

【中年维基】作为我人生的第一场个人秀,而且sold out,对我来说意义非凡。我把创作技巧和表演历程都用文字记录,但不公开。

我曾是魔术师,对我来说脱口秀技艺就像魔术师的秘技,揭穿了就失去惊喜。

这些知识对外行人无用,只对有志于此者有益。这些笔记,只给真正有兴趣的脱口秀表演者读。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