充公彩虹背后有什么动机?

充公彩虹背后有什么动机?

内政部充公彩红手表这种事并不会叫我惊讶,就好像电检局要删雷神,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的。这些部门守旧、恐同,每年工作KPI就是要惹几万人生气才算达标。他们是一定要出动的,只看对付什么对象而已,然而这次的手表真有点耐人寻味。

有律师说和印刷法令可诠释为涵盖任何牵涉印刷的物品,因此也能涵盖手表,但若未经颁布宪报列为违禁品,这样充公便不合法了,内政部真会如此疏忽吗?首相安华反应之淡然更让我好奇,他推说未知细节,交内政部跟进便是。

这类事情鲜少是随机发生的,先来看看对谁有利。此事无疑在国内有LGBT+平权支持者抨击,当然在国际上惹人笑话。但是,平权声浪再大也好,其实只来自一小部分人;国外舆论刊过了就算,对外国人来说这也只算异国趣闻,反正伊斯兰国家就是这样的,符合了他们既有的刻板印象。那些嘲讽无关痛痒,伤害也断不比一马丑闻来得深。


却有一大部分并未特别作声的人,心里可满意了——原来安华政府并没有像马哈迪指控的那样崇尚自由主义,没有支持LGBT+,依旧重视传统的伊斯兰价值观,重视到连七色手表都不容许,A到Z只剩22个字母,加减乘除不许有加。当初没投票给却也给安华当了首相,本来忿忿不平的,现在看起来他好像还可以,戒心稍稍放下了。

开斋节时联合政府在六州办开放门户,先做了一轮公关。然后瞄准骄傲月前再以行动表达一下立场,多少能虏获一些民心。本来支持联合政府的人会因为几个手表而倒戈吗?大概不会,但安全起见首相 还是和 这等“小事”保持距离;另一方面,本来反对的人倒可能因为这些动作而改观。

表商在这个时机推出彩虹手表,刚好给了政府一个方便;如果这手表没出现,或许也会有其他打击LGBT+的手段。牺牲LGBT+何妨?反正向来都不曾重视,在伊斯兰为主流的国家,未来也不可能认同,总之州选先赢了再说,输掉未来是不重要的。

顺便一提,这起事件“得益”最多的是表商,据内政部估计所充公的手表总值约6万令吉,6万令吉哪里买得到这铺天盖地的宣传?

2023.05刊于南洋商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