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KU厕所反正空着,我用一下不行吗?

OKU厕所反正空着,我用一下不行吗?

某些大马人最懂变通。红灯不一定要停,只要没车就能过;单行道大可逆向行驶,只要方便我就好;找不到停车位吗?这障友车位空着多可惜,我来充分利用空间一下。

上周有位了不起的仁兄是最佳榜样,占用商场内OKU厕所长达一个半钟。在外面等着的并非寻常人,可是大马体障运动员李岱逸。李先生可不甘如此受剥削,待那位仁兄出来便追着质问,还把过程录影上网。

这位仁兄不是在厕所内泻肚子,若真泄一小时半连肠胃也掉进马桶里了。他的肠胃还好端端的,从身型看得出,也难怪给轮椅上的李先生穷追也跑不掉。掉进马桶d的只是公德心和羞耻心,于健康无大碍。这位仁兄呢居然在OKU厕所里洗衣,他反驳李先生只有这个说法:“刚才占用时里面没人。”这是鸟话也是废话,里面有人他还敢占用,那就不止侵犯障友权益那么“单纯”了。


几年前我跌伤,脚板骨折,有月余须用拐杖。困在家闷极,去看场电影,从停车场走到电影院门口区区百米,我耗了20分钟,大汗淋漓,后来职员发现后便给我提供轮椅–我只是单脚骨裂,还有一只脚好使,也那么辛苦了。上厕所固然有点儿挑战,也只是单脚瞄不太准而已。不管怎么辛苦,我知道自己终究会好起来。

不久前参加新书分享会,地点在八打灵某道场,一与会者是障友,半身不遂。虽有升降机,但老建筑设计未为轮椅使用者设想,从升降机到道场仍须经三级楼梯,三级罢了,障友上下也须劳动几名善心壮汉帮忙搬动。我想起脚伤的那段日子,换作是我坐在轮椅上,内心作何感受呢?连三级楼梯也得劳烦旁人,有多无助呢?他是不会好起来的。

本想再狠批那位占厕所洗衣的仁兄,但他并非十恶不赦,只是无法换位思考,多帮别人想一想。网民也未对他人肉搜寻,大概许多人都有图一时之便的时候,没谁敢自以为站在道德高点。只要有一小撮人滥用身障设施,就会为许多生活本就不便的人造成更多不便。既然有太多人无法律己,那么就需要有其他办法管理身障设施的使用,比如在厕所外用摄像头监视出入,及时主动派人帮助,就不会让李先生苦等。

教育也很重要,让更多人了解障友日常面对的挑战。以前我曾参加一项让大众体验盲活的活动,比如在一片漆黑当中怎样过马路。希望和私人机构能多资助这类公益计划,人性本善,了解他人难处后,就不会故意为难他人。

OKU厕所空着,OKU车位空着,非障友占用半秒也不行,因为那是专为身障者而设的。若有谁依旧冥顽不灵,也只好让他双脚骨裂一下了。

2023.04刊于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