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tGPT:仙家之王

Little Robot on a planet with 2 suns at sunset

据微软的Bing AI说,周若鹏是个中国导演。不仅如此,它还列举我拍过的和得过的奖项,并形容我的电影风格,说得头头是道,张吉安靠边站。这聊天机器人是以ChatGPT为基础而改造的。

人工智能已存在多年,这其实是很广泛的领域,涵盖多种不同的技术,比如专业系统(Expert System)、遗传算法(Genetic Algorithms)、人工神经网络(Neural Network)等等,用途不一。专业系统比较容易明白,它根据一组预设的条件推断结果。以诊病为例,病人发烧吗?那么也许是感冒、发炎;再追究下去,病人失去味觉吗?呼吸困难吗?那么他最可能患了新冠肺炎。这类系统可用于辅助专业人士快速做判断。

你用脸部识别解锁手机,那也是人工智能,这方面专业系统就帮不上忙了,因为你的脸在镜头前每时每刻都不一样,也许你今天胡渣多了些、头发染了色,这些条件都不可能预先设定,要仰赖人工神经网络。简单来说,这是一组模拟脑神经元操作的数学方程式;和人脑一样,需要学习。给神经网络看一张脸几次,让它知道在不同条件底下,无论光暗、饰物等,这都是同一张脸,以后它就会判断。这类人工智能识别技术老早用于脸书和谷歌照片,但用户都认为理所当然,并没有像对ChatGPT那样趋之若鹜。为什么呢?因为ChatGPT会仙家,脸部识别系统不会。


ChatGPT的核心技术也是人工神经网络,灌以海量文章,让它学会运用语言。这过程和婴孩学语言差不多,同样需要“大人”研究员告诉它,用怎样的输出回应用户输入才是恰当的,久而久之它就能像人一样聊天。这里的关键字是“像人”,它并不是人,无法明白字词的意思。比如说我问ChatGPT周若鹏是谁,它脑里没有精确的记录(谁叫我不够红),于是便以中文名猜测我是中国人,因为这是最可能正确的推断。

至于为什么我成了中国导演,还真的不知道,就算去问微软也没法子告诉我。最近Bing AI对记者凯文.路斯说爱上他了,还劝他离婚,微软也没办法解释。这不全是微软的错,这是人工神经网络的根本问题;它不像专业系统,每个条件都清楚列明了,产生的每个答案都有迹可循;神经网络像人脑一样是个黑箱,它学会了的资讯像水份渗透在海绵中那样,几乎不可能追究这一滴水源自哪一个孔,很难剖析答案是怎么演算出来的。

ChatGPT不懂得文字的意思,只知道怎样组合它而已,但作为人类能读懂文字的意思,于是许多用户误以为ChatGPT有,几近全能,所以趋之若鹜,其实从头到尾它都在仙家而已。这明明不懂却说得头头是道的现象,专业名词叫“幻觉”(Hallucinating),像人类嗑了药那样。

ChatGPT和脸部识别系统差不多,是单一功能的人工智能,脸部识别的单一功能是图像分析,ChatGPT的单一功能是产生语言,离开统治地球和摧毁人类还很远。就算ChatGPT会摧毁人类也好,方式并不会像电影《终结者》那样使用暴力。恐怕会有越来越多不明就里的人盲目相信ChatGPT的仙家,广传错误的资讯;再不就是大凡思考工作都交人工智能代劳,让自己越来越退化。人工智能毁灭人类以前,人类低能大概就先自毁了。

2023.03刊于星洲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

喜欢这篇文章吗?
请我喝杯咖啡,买一本《杂乱有章》
(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