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只有陆兆福能撕掉我的路税贴纸

为什么只有陆兆福能撕掉我的路税贴纸

交长一宣布无需路税贴纸、不用带驾照,消息便疯传,可见大家都十分欢迎此措施。但,免带驾照并非新鲜事,这些都不是什么特别聪明的措施,或者这么说比较准确:贴路税和带驾照本都是蠢事。

早在二十几年前,前首相曾力推新身份证大马卡,内置晶片,不止储存身份资料,还能当TnG、银行提款卡使用,甚至驾照和护照都能存在里头,理论上十分方便,但这计划败笔处处,我们只谈驾照的部分。

当年连3G都还没, 要读取驾照资料必须使用读卡器,几万个警察随时需要执法,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的读卡器分配;就算有,带着那块东西也颇不方便。那些相信免带驾照的人往往遇到警察刁难,后来再没人信任大马卡的附加功能,只当身份证使用罢了。大马卡驾照的失败可归咎于硬体基本设施未完善。


在2010年代宽频和智能开始普及后,云端服务渐成常态,个人资料渐渐集中在伺服器中。只要有身份证号,执法人员应能轻易搜到相关资讯,包括驾照,所以驾照老早就没有必要了。路税贴纸也一样,用手机扫描一下车牌就能自动搜寻云端的资料库,为什么还需贴要那张烂纸?然而过去十几年从未有谁着手改进,要等到陆兆福担任交长了才发生,为什么呢?因为他特别有才干吗?

2018年以前政权相对“稳定”,定定搵食,那时候的交长只要看守好运作就能过日子了,有洞补洞,没事喝茶,全民都已习惯了周而复始的那些蠢事,比如车子易手、更换车牌、更新路税等杂务必须亲临交通局或请代办处理。没人去重新检视老旧的流程,反正不管我表现如何,下届部长职位还得分给我或自己人。这就是交通十年如一日的主因。

但政府换一换,新脑袋掌权,新官上任三把火,就有动机和动力破旧立新,就算政治人物欲借此扬名立万亦无可厚非。还记得前卫长祖基菲里禁烟吗?刚上任的新官还没忘记自己当普通百姓时的日子,和大伙在嘛嘛档忍受二手烟,于是才会着手改变。更重要的是,新官不必和旧人讲情面,比如那些生产路税贴纸的承包商;看到蠢事,改掉就是了。

这就说明陆兆福很有才干吗?可能吧,身边的朋友对他赞誉有加;总之,他看到了一些需要纠正的事,敢敢出手,就已超越许多前人了。最近他宣布内阁批准梳邦机场重建,允许更多机种运行,将和吉隆坡国际机场竞争,商业竞争对消费者来说总是有利的。

政治上的竞争对选民来说也有利。假设陆兆福政绩持续卓著,下一任交长有他为标杆,想废一点都不行。政府如衣服,穿久了会脏,时候到了就该抖一抖、换一换。上一件穿了六十年,你看我们现在这件多光鲜。

2023.02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