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说安华任人唯亲乃人之常情

虽说安华任人唯亲乃人之常情

这篇文章或充满偏见,因为我本来是努鲁的脑残粉。她的人生很戏剧,年纪轻轻就看着父亲几番出入监牢;她在安华入狱后从政,仿佛花木兰,那时她还不到三十岁。从政前她做什么呢?本有不一样的理想吗?抑或因为父亲无奈地走上之路?“我不觉得经历了1998之后我还能躲开政治。”她在2010年的媒体访谈中这么说说。现实往往很戏剧。

我那时还是个远观的选民,现实中亲见努鲁是在的新书推介,她气宇轩昂,举止高雅,出口成章,然后我就彻底变成脑残粉了,万没料到这届大选她竟会输掉。安华委任她当经济高级顾问,有问题吗?谁敢怀疑她的能力?即是能者居之,又何言任人唯亲?而且努鲁还没领薪呢!

可是,就算我是努鲁的脑残粉,我可不是他爸的脑残粉,真不认同安华这般任人,像把当作家族生意来做似的。努鲁再强也有一个小毛病——即她是安华的女儿,撇开裙带风以及未发生的利益收受不谈,亲人之间的沟通很难完全客观和专业,顶撞老板最多劈炮唔捞管他去死,但惹恼了父亲还要一起吃饭,大家心里都不好受。以下是小道消息,某友说看过安华父女吵架,语境大约是安华又要对政敌退让,努鲁反对,双方负面情绪爆灯。这些情绪都会影响判断。


你不相信吗?总有人可完全公私分明吗?任命努鲁本身就是个不尽理智的决定,或多或少出于父爱关切之心,努鲁失去国会议员之位,安华让女儿在政府中继续“保持相关性”(stay relevant),为她的政治生涯铺路,为下一届大选准备。若无亲情左右,在经济这件事情上除努鲁外必然还有更多能者,找谁都不会引发像现在这样的异议声浪。

任人唯亲、爱儿心切都是人之常情,哪一国、哪一届领袖都可能做这样的事,出发点未必是贪图利益,而是因为自己人容易信任。就算初衷纯正,裙带风绝非良好榜样,长此以往将成贪腐温床,一国之领袖不是小公司老板,必须更约束自己不能做人之常情的那些事。

后来我不是努鲁的脑残粉了,因为我传过道谢简讯给她,她已读不回,我就心碎了;现在不是脑残粉,只是普通粉。老实说,我有偷偷幻想努鲁成为马来西亚第一位女首相,不知安华有没有?

2023.02刊于南洋商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