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人怕的不是伊斯兰

The mosque are floating at river and facing the minister office.

某次谈反贪教育的会议上分析大选绿潮,有巫裔同侪观察华人为安华相位而拥戴国阵的情况,推测华人怕伊斯兰多于怕贪腐,宁可包容贪腐也不愿意看到伊党壮大;有人附和说大部分华人都误解伊斯兰了,在丹州的华裔都生活得很好。

我觉得这个误会大了,连忙插嘴补充:华人怎会惧怕伊斯兰?

上周伊党议员莫哈末法瓦兹“劝告”商场莫公开卖酒,惹多方抨击,说他侵犯非穆斯林权益。伊党其他成员怎么反应呢?伊党雪州秘书罗斯兰说,像行动党这类批评者且稍安勿躁吧,该学学伊党议员如何温和地反映民情,言下之意是完全不觉得法瓦兹的行为如何影响非穆斯林。而且,这事发生在华人居多的槟城,希盟执政的槟城,如果换作伊党地头又将是何局面?


华人没害怕伊斯兰,百年来和穆斯林相处在这片土地,都清楚彼此的习俗和禁忌,一直都互相尊重,真正叫我们不安的只是伊党的手段。无论丹州伊党怎么“包容”华人都好,在外面的我们看不到,看到的只是法瓦兹在新春将至时干涉商场卖酒,看到伊党过去呼吁禁办啤酒节、在吉州禁赌、三不五时抨击演唱会;看他们排挤盆舞节,劝请穆斯林远离一切稍有宗教元素的文化活动。

很难怪华人会延伸思考,这些人未执政中央已是如此,让他们当权了还得了?我们哪还能有正常日子过呢?为什么有些人宁可容忍“贪腐”这只可怕但熟悉的怪兽,也不愿让伊党干涉我们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呢?就算有些政党腐败,至少台面上扬言反贪,这是我们熟悉的虚伪;而伊党从不掩饰把国家进一步伊斯兰化的意图,这种诚实叫人丧胆。

有时候我们会一不小心把伊斯兰和伊党画上等号,忘了那只是一个政党的诠释而已。大多华人本对伊斯兰的认知不够深入,误以为伊党宣传的就是伊斯兰全貌,其实不然,身边也有许多穆斯林朋友并不认同伊党那一套。所以说,我们怕的不是伊斯兰,而是害怕伊党的那套做法罢了。

至于会不会因为这样而甘愿推举涉贪的政治人物 ,历史已有明示,无需多言。那位巫裔同侪笑我:你干嘛那么急着辩解呢?毕竟误解伊斯兰的也不止于大马华人,全世界多的是。

2023.01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