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加毕业典礼,要付80块钱?

参加毕业典礼,要付80块钱?

搬家很累,想慰劳自己,于是到一家高级餐厅吃饭。这家有最好的意粉和比萨,两人点了两份加饮料,饱到罪恶。结账时我豪气地掏出信用卡,看到账单时却怔了一下,侍应生见我犹豫,问:“有错吗?”我开玩笑:“没什么,只是在想你们要不要承包毕业典礼?”

是饭钱让思绪飘了,我认为全城最佳的意粉和比萨,两个人吃却不到八十块,便宜过宽柔二小的毕业典礼收费,顿时心情好复杂,想拍桌子叫经理出来:我今天明明要到高级餐厅庆祝,你们原来一直以来都不够高级,欺骗我感情。

毕业典礼离我已远,印象中不曾付费,小学、大学的都在礼堂进行,大学毕业时我穿的不是黑袍而是白袍,因为我排名前八的顶尖学生。我没觉得自己很厉害,而是美国学生太水皮。我经历过独中的“严峻”训练,此后攀泰山亦如履平地,比如说美国大学第一年的数学,在独中就通通学过。那时候,深觉马来西亚的中文教育实在了不起。


尤其难能可贵的是,这么优质的中文教育并未获得政府全面辅助,都是靠华社自己出钱出力撑起来的。因此,家长对于各类额外收费,向来都尽量包容和支持。办任何活动都需要经费,毕业典礼也一样,尽管当年不必付费出席,但礼服还是得买。剩下的问题只是,举办典礼的方式是否恰当、收费是否合理。宽柔二小家教协会主席吴家本说自2014年以来就在酒楼办活动了,收80令吉价格很合理,而且逾九成的家长都同意出席。

教育部副部长林慧英说出席毕业典礼是毕业生的权益,不应强制收费,给不富裕的家庭加重负担。一家三口出席的话,对于小康之家来说也许几乎是月收入的一成。就算过去没人控诉,大部分人同意出席,并不代表这样的措施全无问题,谁都知道家长为了记录孩子成长的里程碑,再辛苦也想看到孩子上台领证书。

至于价格合理不合理吗,这么说吧,我也许花得起80大元吃一餐,但假若强制我一定要在某时某地花这个钱,而且因为孩子或其他特殊意义叫我无法拒绝,我就会反弹。只要校方给予选择,比如说只出席典礼不吃饭,大概就全无争议了。

当然,酒楼未必愿意,那么换一个愿意支援学校的场地,不就得了吗?比如说用我那家原来不够高级的高级餐厅,他们有最好的意粉和比萨。

2023.01刊于中国报

PS: 餐厅是Portofino,为免又被指为广告,就不附链接了,请自行谷歌。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