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点空间自己发呆

给点空间自己发呆

我怀疑创意枯竭是手机造成的,说的不是艺术创意,而是应对日常生活和问题的创意,比如说某个棘手的行销项目,抑或新居装修和摆设。明知这些不是什么重大困难,却老想不到最佳办法,特感挫败,挫败衍生焦虑,累积起来就变成生活压力。然而这关万能的手机什么事呢?且从睡眠谈起。

睡眠分两大阶段,快速动眼(REM Sleep)和非快速动眼。刚入睡时进入非快速动眼期,先是浅眠,再进入深度睡眠,此时身体开始修复,免疫力加强;如果白天有做运动,那些肌肉的微小撕裂便在此阶段重建,变得更强,因此睡眠对来说十分重要。

经深度睡眠后就进入短促的快速动眼期,脑部恢复活动,做梦就在这个阶段。快速动眼期的功能是让记忆巩固,像把资料存入硬碟,所以足够的睡眠对学习非常关键。此外,联想力也最活跃,那些天马行空的梦,比如说球场上有两只猪和梅西踢球,就是这样发生的。联想力,是创意的最主要泉源。


且回想一下,你解决上一个麻烦问题时点子是怎么来的?很可能当时你正在做着某些不经大脑的事,比如冲凉、开车、走路、跑步,点子不知如何就突然蹦出来。我自己的经验是这样的,在进行这类自动行为时脑子都在休息发呆,进入了类似快速动眼睡眠那样的状态,在做白日梦了;联想力发挥作用,那些悬而未决的事在脑中酝酿,突然之间就有应对了。

但,手机剥夺了这些发呆的空间,开车听podcast、电子书,走路刷、回电邮,我们老怕浪费时间,很kiasu地每分每秒都想完成些什么,把琐事都压缩在碎片时间中。于是,脑部资源都耗在进行这些活动,根本没片刻发呆,也就没空在“后台”静静地帮你串联那种种前因后果,然后给你蹦出方案。

听完一本书是好事 ,处理了几封电邮也不错,但是否老是有些大块的问题久久解决不了?我建议你试一试这样:开车时开车,走路时走路,完全不要碰手机,放任大脑胡思乱想,做做白日梦。也别求会想到什么伟大点子,就让大脑休息一下——很可能就在你无所求的时候,点子就弹出来了。

2022.12刊于新生活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

喜欢这篇文章吗?
请我喝杯咖啡,买一本《杂乱有章》
(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