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贵 冇乜问题

米贵 冇乜问题

我喝着平常爱喝的短笛拿铁咖啡,小口小口地啜,边喝边痛,因为价格起了一令吉。别看小数目,以百分比来算那是涨价整整一成。就在那时候读到经济部长拉菲兹的物价论 ,米贵别买米 ,鸡贵别买鸡,差点摔杯。但转念一想,拉菲兹又岂会是这个意思。

此君聪明,大选前传说对手怕他还多过怕安华。面对批评,他冷静说明自己是举例解释何谓“需求价格弹性”,这样的经济学常识,聪明有读书的人民应看得懂。一招“国王的新衣”就塞住对手的嘴,再嚷嚷就显得不够聪明了。如果当年马智礼有此段数,黑白鞋论就不会失控。

控制物价是一项繁复艰难的工作,之前在前首相伊斯迈沙比利领导下组了个“ 抗通膨圣战特工会”,针对中间人开刀,我一早预言它将无所作为,因为它搞错焦点,物价起落有多方因素互为因果,不是中间人的错罢了。


我丝毫不羡慕拉菲兹的工作。他说在供需两方皆得调整,那么就必须要找到几个连锁影响最深远的根源,比如说能源、运输成本等 ,那么商家就会停止把成本转嫁给消费者。至于要怎么控制,经济部要和众多供应商协调,而且不会立竿见影。拉菲兹夸口一个月后国盟就无法再借题发挥,应该也只是话术而已。

无论怎么看,我的咖啡是不可能会降价的了,政府能做到的最多只是让商家重新享有利润空间,不必再起价而已。针对供应方政府或能调节,但在需求方面做不了什么。拉菲兹抛书包所说的价格弹性,并非单一系数可放诸全市场皆准,不同商品有不同的弹性。比如说戏票价格弹性高,稍微涨价就使人选择其他娱乐;而米饭、鸡蛋没什么弹性可言,因为它是日常粮食,起价还是要吃,降价也不会多买。我这咖啡也一样,我依赖它了,涨价也只好心疼着喝。

“米贵 冇乜问题,谂计 咪懵懵闭”,这是许冠杰的歌。面对不减价的未来,政府大概来不及拯救我,必须想法子自救。比如说咖啡小口小口地啜,享受久一点 ;又比如我现在常常 多带空饭盒,外食时先把一半食物收起来留给下一餐,反正餐馆提供的分量总是卡路里超标,这样就“省了”一半饭钱。

“度掂 就要发威, 啲钱就会继续嚟”。 拉菲兹“度掂”了吗?他那么聪明,应该知道物价只是经济一环,我需要的是“ 啲钱继续嚟”,若我的收入能增加两成,也不必为咖啡涨价一令吉碎碎念那么久。

2022.12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