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政好难

Empty Chairs

久不久就会有读者怼我,说我评这评那的,有本事自己去从政啦!按这个逻辑,餐厅饭菜难吃你不能批评,有本事自己进厨房啦!要写球评,先进世界杯踢两圈;要写影评,不当金马奖导演也至少先当两回男主角;写侦探小说就更难了,要嘛先当十年警察,不然先谋杀几个人。

但怼我的人还真说对了,我是真没本事啊!我幻想过从政,妄想以“为国捐躯”的精神对抗那些“为我捐钱”的奸人,然看了近年政局风云后就知道自己不行,尤其看了全民党主席孙伟瑄的言论后,更觉此生从政无望,因为有些话我吐不出来,有些事我干不出来。

他说什么来着?没让全民党代表入阁,孙很是失望,全民党可是首先表态支持安华任相的哟!然而孙本是公正党员,不过两年前忽然退党转当独立人士,支持国盟;立党之初的方向,是加入国阵。若你是安华,你愿意有这样的队友吗?何况,全民党只占“一席之地”,比马华少一半。


孙这种话我还真不好意思说出口,做事的手段我更望尘莫及。祖莱达跳槽全民党当候任主席,选前权斗主席闹双胞,孙完全不认输,力保主席位,后来证明他这样角力是对的,否则让祖莱达当了主席,后来却连按柜金也输掉,全民党包括孙伟瑄的未来就更暗淡了。这种韧力和算计,我也没本事做到。

行动党的表现和孙伟瑄相反,尽管行动党的议席40倍于全民党,正当支持者因官职与议席数目不成正比而为他们不值,陆兆福表示无条件支持安华,官职多寡没关系。他们显然已汲取教训,反对党诬蔑的力量真不容小觑。

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说:“而弗居,夫唯弗居,是以弗去。”意思是虽有成果但不居功,正因不居功,反能让功绩长久。抢在前面会万箭穿心,行动党这么欠一欠身,那些关于恋权的指责便射不中。不让首相头疼,也叫选民看到行动党的气度,尤其同时有孙伟瑄自愿出来当对比。

这种肚量我也没本事做到,换作是我,明明先拔头筹却要屈居人后,一定会呱呱叫。我既没有放长线争千秋的耐性,也没有厚颜求赏的脸皮,所以那读者说对了,我是真没本事从政。但若说人民是老板,我是你也是,我帮你给员工写写表现评估,还行吧?就算不谢也不用怼吧?

2022.12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