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纸挡不住火

白纸挡不住火

照片、视频中看到那些高举的白纸,我不禁为他们感到心疼,毕竟我们也曾身着黄衫在隆市街头呐喊,要求还人民一个干净如白纸的政府。诉求不同,愤怒一样,他们要的只是生活呀,像白纸般可自由涂鸦,去哪里就哪里,说什么便什么,不必三不五时困守家中,天天做核酸检测,不必担忧言论会遭人秋后算账。

我们也曾经历年半的行动管制,深知它在精神上以及经济面的杀伤力;把这经验放大十倍,大概就接近中国人民所受的煎熬。那里对皇上谕令执行得异常彻底,不像我们的cincai得过且过;我们在最糟糕的时候还能出门买菜买药,甚至还能凭一封自行列印的MITI信函上班。没人逼你天天插鼻子检测,没人强行把你的孩子带走。而且,脸书推特一切运作如常,没有警察拦截检查你是否非法使用VPN,逼你卸载Telegram。我们若觉得太苦闷,还能继续骂政府。

痛苦有两种,一种是可预见的,医生告诉你这一针扎下去会很痛,要早晚一次连扎六十针,那是我们的行动管制,纵然讨厌但仍可勉强接受;另一种是不可预见的,针筒在你面前晃,忽然扎你十针,然后又继续晃,你猜不到什么时候再扎下来,这是中国的封城;那种无可预期的心理阴影,比实际伤害更让人不安。


表面上激发白纸运动的是乌鲁木齐火灾,封楼让住户难以逃生,引发众怒。但在火灾燎原以前火种早已种下,中国人民不可能不知道全球都已开放,中共是唯一坚持清零的政府。BBC资深记者Howard Zhang说世界杯是另一导火线,这全球关注的盛事让中国观众亲见万千球迷群聚,更觉清零乃无稽之谈,违逆民意的习帝应当下台。

但政府坚持清零是不得已的,虽说这“不得已”也是自找的。美国免疫学家弗奇认为中国始终不开放是因为其灭活疫苗效用不彰,一旦疫情蔓延,医疗体系将不胜负荷,而政府却又坚决不用西方mRNA疫苗,这不是为了面子还能为了什么呢?中方其实并不否定mRNA,因为他们本身也在开发,今年四月传出消息开始临床试验,十一月在印尼获批使用并供应全球。若消息属实,这将成就了中共的面子,也许开放指日可待。

然我还是心疼的。六四事件流过的血,沾不上领导人光鲜的皮鞋,后来一切照旧,区区白纸又如何挡得住强悍的军火?没有组织的民间运动,轻易就会被组织严明的国家机器冲散,有传中共内部预计十日内可消灭白纸运动,应不夸张。

在大马的我们上街再上街,逐渐提升全民政治意识,终究更换了政权,那是因为某些历史意外让我们继承了民主制度,为此我深感庆幸。在中国始终一党独霸,就算中共让步放松病疫控管,那也不是什么民主胜利,只能算是皇恩浩荡罢了。

2022.12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