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自己变了巫婆的公主

grayscale photo of womans face

阿莲和男友一同赴宴,但男友的老婆也一起出席。可是,阿莲否认他的老婆是他老婆,是那女人死不要脸缠着老公,这老公也就是阿莲男友。以上是阿茂八卦给我听的状况,你有没有觉得,很乱?所以我觉得特别有趣。

“你是小三?”阿茂问阿莲。“当然不是!”阿莲斩钉截铁,生气了。

阿莲我也算认识,和她交谈有种难以言喻的不舒服,那甜美的笑容仿佛是塑料的,僵硬而虚假,仿佛始终在隐藏着某些心思;言谈不着边际,像和人工智能机器人说话,只觉得她一直背后在算计着你。为什么一个年轻女生会给人这样的感觉呢?

阿莲的起跑点比别人前面些,因为长得公主般的标致;家境本一般,但工作勤奋,年仅三十就建立了自己的生意。怎么看都是成功女性的范例,该自信满满才对吧?但她总在控诉生活不顺遂,老觉得所有人都亏欠她,都想算计她。阿茂对她稍有好感,她居然在背后中伤阿茂是色鬼——

Well,他是,但阿茂对我喊冤:“我什么都还没做呀!况且,她是找我帮忙才让产品进入新通路的,好歹留几分情面吧?”


阿茂什么都还没做,我是相信的,因为他知道阿莲的男友有财有势,比自己高了不知几级。他怎么知道?还不是听阿莲说的,她老爱提他,说自己如何扶持对方,对方对自己如何依恋云云。可是,从未见过阿莲在社媒上发布过两人的照片或消息。

直到在那个宴会上阿茂巧遇阿莲和男友,还有那个不知是不是老婆的老婆,他才大约明白了阿莲的扭曲。让阿莲不平衡的始终只是那个男人而已,男人是否依恋阿莲不知道,但阿莲肯定迷恋那男人。这王子喂公主吃下怨毒的苹果,此后便黑化成巫婆,她不自觉,但身边的人都感受到黑暗,躲得远远的,于是她的世界又更狭小了,愈发迷恋她仅有的王子。

我问阿茂:“后来还有联络吗?”

阿茂说:“差点拉黑她,不是讨厌,而是害怕,她有点像反社会人格了。”

“不算啦,执念罢了,错也不在她。”

“总之我拒绝联络了。”

过了些时日阿茂又来八卦,说在阿莲的社媒账号上开始出现和男友的亲昵照片,看来是能见光了,开始宣示胜利。这算是公主的胜利还是巫婆的胜利呢?怨毒能否从此消退?巫婆能变回最初的公主吗?也许能,也许不——也许轮到那身份未明的女人,黑化成另一个巫婆。

照片中的王子,似乎笑得蛮灿烂的。

2022.刊于新生活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喜欢这篇文章吗?
请我喝杯咖啡,买一本《杂乱有章》
(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)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