期待把大马变成阅读之国

期待把大马变成阅读之国

我国政府对本地出版没什么关注,是有因由的。文化和旅游向来归一个部门管辖,在他们的思维里,文化只是用以招徕游客的手段,而非定义民族、丰富生活和心灵的养分。像出版这类文化事业没有直接赚取外汇,自然会被忽视。文化部应和旅游部切割,独立运作才可能独立思考,好好为本国文化发展谋划。

出版业者作为商业公司,存活得如何理应由市场决定,不必期待政府援助。但也正因为是商业公司,难免会在盈利的大前提下,被逼忽略一些有社会价值但难卖的好书。政府无须直接奖掖出版社,只需设立管道资助特选类别的作者,比如文学、艺术类等,好让他们的作品能面市,就能惠益作者、出版社及读者三方。

尤其需要政府支援的是翻译书籍。各族之间阅读彼此的文学作品可促进互相了解,但语言差异无疑是一大阻碍,必须通过翻译,然而吊诡的是翻译十分昂贵,常常比原作者的版税还高,占书籍制作成本一半。没有政府支援,著作翻译寸步难行。

还有一件绝对不会错的事,即是培养国民的阅读习惯。购书可获所得税回扣是很好的措施,但那主要惠益已在阅读的人。我们要的不是宣传口号,而是通过有效益、有意义的实地活动,拉近人民与书的距离。这些活动千万别让政府部门操办,只要资助相关的民间活动就好。最近接触了台湾李惠贞的【独角兽计划】,那是个类似读书会的活动,但远比读书会有趣。这些点子不是只管交差的官员能想出来的,任务应交给对阅读有热情的人。

鼓励阅读这件事不是为出版业做的,是为国家做的,具备学习力的国民才能有竞争力。只要把阅读人口培养起来,出版业自会在这片沃土上茁壮。

2022.11刊于星洲《人民陈情书》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