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费站能铲平最好,不能的话可如何改进?

收费站能铲平最好,不能的话可如何改进?

我上一篇关于在收费站gostan的文章居然触及近50万人,看留言可见怨声载道。可是,那篇文章毕竟是情绪先行,这影响百万民生的课题好像应该理性看待,首先要再问的是:究竟MyRFID的失误率真那么高吗?

作为一般车主,我没空去做科学的统计,也找不到官方数据;我tag了TnG,始终不见客服人员来假假表态一下,估计也没谁打算交代。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确定:能顺利通过收费站的次数远远高于失误,可是人天生最记得负面情绪,所以大家都最在意被阻碍的时候。无论如何,我们赌懒还是有道理的。

假设你走100次MyRFID通道,会遇到一次探测失败或忘了充值,那么其失误率是1%。但倘若收费站前有五辆车在排队,那么你遇到问题的几率就会提高到6%。若我每天过两个收费站,表示每两个月就会被堵一次。然而这样被堵五分钟,真的很大不了吗?我们先来坐时光机回到20年前……

很久很久以前,收费站收现金,每次到站车主就要掏钱包、挖零钱,或在车厢里预存一些(这些零钱又是吸引歹徒爆镜的东西)。过收费站是个漫长的排队掏钱、付钱、等找钱的过程,我们习以为常,因为无可选择。


后来开始推出电子付费方式,各家大道各有自己的系统,除TnG外你还得准备不同的通行卡。在前工程部长沙米维鲁护航之下,让全国大道统一使用TnG,为人民省却许多麻烦。最近大道公司终于完全废除现金通道,如此大家通过收费站的效率又再次提高,今天我们已几乎忘了那些付零钱的日子。

最近实施MyRFID,免用昂贵的SmartTag装置,可和电子钱包结合,由此可见大道和电子付费公司都不断求进步,我们赌懒的是进步缓慢,而且我们都看到了其他国家如何高效地收过路费。

以新加坡ERP为例,没有收费站,没有动臂门,车子通过龙门架就自动扣除储值。据新国所示,ERP用的也是RFID科技,为什么他们能让车子顺畅川行,我们却不能呢?这要等专家解答,但新加坡的系统也不是最理想的。

新加坡车主还需自费安装昂贵的车内装置。而在迪拜,他们的Salik识别标签和我们的MyRFID类似,但完全无须收费站,车子通行无阻。你不禁要问马来西亚为什么这么落后?该投资于基设、方便消费者的预算都去哪了?

Salik也未必是最理想的,因为车主还得安装RFID标签(虽说相对便宜)。美国旧金山金门大桥用摄像头和人工智能辨识车牌,直接从车主账户中扣路费。我还没去过金门大桥,不过知道我国也有类似系统——交警的测速器和AES。何不把这办法套用在大道收费?车主什么都不必安装,就算开时速百八也照样会被拍到;这东西还能两用,除了收过路费,也顺便开罚单。

作为私人界公司,最在意的是盈利,即如何用最低投资,最有效率地把你的钱转到它户口中。目前电子收费系统由一家垄断,更甭想他们会有动力精益求精。这事情得由有强烈意愿的领袖推动,比如已故前通讯部长林敬益大力推动“行动号码携带”(MNP),我们现在才能做到换电讯公司而不换电话号码。下一个交通部长不知有没有这样的魄力,希望他的椅子能坐得暖。

2022.11刊于车天地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

喜欢这篇文章吗?
请我喝杯咖啡,买一本《杂乱有章》
(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