梨泰院之乱

梨泰院之乱

十月初在印尼足球场发生踩踏惨剧,那很容易明白,当地球迷文化相当“剧烈”,双方支持者冲突如家常便饭;加上没经验的警察在封闭空间中放催泪弹,人群竞相窜逃,遂酿悲剧。

这样的悲剧居然发生在相对文明的境况——韩国的梨泰院,就实在太匪夷所思,怎么会赴一场万圣节庆典就丢了性命呢?受害非因交通意外也不是暴力攻击,而是被踏死甚至是被挤死。这事件叫我不解,也深觉不值。

在正常情况下你看到前面有拥挤人群,不会想冲进去一起挤。然而那晚在梨泰院的巷子,成千上万人前仆后继地涌入窄巷,有人跌倒受伤却无人能援,为什么呢?也许在某些特定境况中,我们人类没自己想象的那么聪明,或者说,理智发挥不了作用。


过去参加竞选盟示威时街道上少说也十万人,我遇上水炮车、镇暴队,一颗催泪弹掉落在人群之中,没几个人有经验如何应对,若大家仓皇走避,现场混乱起来,像印尼足球场难免会有人受伤。

但那时候响起一把洪亮的声音:“没事的!转身离开,慢慢步行,不要跑!拿出毛巾捂住嘴巴。不要跑!步行!”不知几千几百人就跟着这把理性的声音有次序地离开,眼睛鼻子被熏得掉换位置了,也没有混乱。

那晚在梨泰院,年轻人是初脱疫情牢笼的羊群,灯蛾扑火般地往热闹之处涌去。他们没有戒心,不像我们参加示威时已预设干预;韩国警方也没有戒心,这不就是一场像疫情前那样的寻常庆典吗?到人数过多时,一切仍未太迟,如果他们也有一把洪亮的声音……

一名幸存的法国学生说,身边有人跌倒了,周围的人却仍然推挤,叫喊也无济于事。但在如此拥挤的环境,就算身周的人不推,只要远处有人推,就会像波浪一样的连锁扩散。况且人声鼎沸,远处根本听不到呼叫。沟通失效,无法协调,恐慌渐如星火燎原,人变成急欲求生的羊群,一发不可收拾,发生了匪夷所思的

当时只要有一个手持扩音器,在警察手里也好,在热心的路人手里也行,就能稳住几千人有次序地离场。一个大声公就能重启与群众的沟通,拯救150几人的性命。我深觉惋惜,寻思从这个教训中,我们自己学到了什么吗?又,在、工作与生活中,有什么地方需要大声公?

2022.11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