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游浅水

sliced carrots on black surface

关于虾王的旅游配套争议,我想不要知道也不行。这不过是又一则网红丑闻,是现今社会吊诡的阴暗角落,古怪的不止是网红本身,还有他身边的人以及那些数十万之众的虚拟追随者,很难明白他们的思路。比如说林尚进性骚扰事件,居然可以“江湖事江湖了”般,所谓江湖便是网路,受害人大可报警让坏人绳之以法,但她(还)没有,请问我们这些外人还关注来干嘛?

若我要去旅游,要嘛自助,要嘛找一家老字号有诚信的旅行社,我会不会到隔壁找卖海鲜兼有前科的阿茂来为我安排呢 ?当然,没谁规定卖海鲜不能二度“创业”,尤其当你有几十万网路追随者,总有几个巴仙觉得找卖海鲜兼有前科的阿茂办旅游一点问题也没有。一般上有心永续经营的创业者会努力把第一单生意做好,以累积口碑,这案子恰恰反其道而行,我真搞不懂。

三位艺人开记者会澄清并非为虾王站台,然而谢丽萍却报案说没收到站台费,警方将从诈骗角度调查,那到底是站台不?尽管前言不对后语,我还是觉得无需把矛头指向艺人。在这类商业宣传中艺人总是比较被动的,商家聘艺人借其影响力宣传,艺人本身很难保证产品服务的品质。话虽如此,如果艺人爱惜羽毛,还是不要随便为卖海鲜兼有前科的阿茂推销旅游。无论如何,这么闹一闹让大家可视度无端端提高了一下,或许也算因祸得福。


我懒理这种纠纷,却不能不谈,因为我从共同“朋友”中听到了一些幕后谈话,反映了这吊诡的现象其实并不那么难懂 ,因我无法求证也就不具名的说。朋友和某网红相识,质问他何以一再不老实,对方说:反正钱我收了,过三天所有人都会忘记我做过的事,下次还可以继续再做。倒不必理会某网红是谁,反正他说的套在哪个问题网红身上都可以,问题一再发生说到底是因为社会善忘,缺乏批判性思考,容许他们一而再再而三。

和电话、网路诈骗的情况一样,都是野火烧不尽的,这些怪兽都是网民自己养成的。《快思慢想》的作者丹尼尔·卡尼曼提出一个叫“眼前即是所有”的概念,意即未见之事都不在考虑内,除非启动批判性思考,但思考是要费力气的。眼前所见是言之凿凿的网红、物超所值的服务配套,有些人无力追究背后真相。要对抗劣迹网红怪象只需用一种最普通的武器,叫做普通常识,然而在这被速食视频、肤浅短文麻醉的年代,普通常识似乎不再普通,特别稀缺。什么叫普通常识?比如说别向卖海鲜兼有前科的阿茂买旅游配套。

2022.10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