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吉要出来为民服务

纳吉要出来为民服务

身陷囹圄,然心系社稷百姓,说他身为国会议员,有责任出席国会,服务选区,要求狱方定期放他出来,如此高德,怎不叫人感动涕零?

之前我写过要出狱有什么招数,诈病是其一,万没想到有诈上班这一招,难怪他有本事当首相我没有。且来想象一下诈上班是怎么个情况。每个周一,要劳师动众备囚车警卫接送囚犯往返办公处,多么浪费资源。请问囚犯在外的待遇是否该和狱中一样呢?比如说不准开冷气,午餐晚餐都自狱中外带,不准另点外卖牛排?

为防囚犯暴力反抗和逃跑,应该要上手铐脚镣吧?如果有上铐,我倒觉得偶尔放风也还好,因为我很想看戴着手铐的议员进入国会。我猜全世界都想看,全球媒体都会刊登那么精彩的照片,纳吉将再次让扬名国际。


服务选区就有点困难了,绑手绑脚了怎能像妇女部部长那样拿水笔射干净的地板呢?真正做工很难,但要摆个pose拍照应该还可以,人民看他行动不便了还努力奉献,搞不好一心软就原谅了之前鲸吞亿万的罪行,下届大选还投票给他呢!啊不,是下下下届大选。

狱方也太不通情达理了,居然拒绝了这么高尚又合理的请求。狱方给的理由是保安,纳吉的律师沙菲宜进一步上诉说上下班和出入法庭也差不多呀,能上庭就能上班。我完全无法反驳,难怪他有本事当大律师我没有。同理,我们不该剥夺觉醒的囚犯回馈社会的权利,每个囚犯都应能随时进出监狱,为国家贡献GDP。

如果你觉得我以上说法神经病,那的确是神经病。坐牢的概念本就该在里面蹲,为罪行付出失去自由的代价,管他之前是高官还是CEO,此刻只是编号53549413。好意思提出需要上班的谬论,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所幸狱方尚有常识有良知,没有轻易妥协。但是,若说选民的确应被服务,能怎么办呢?有没有折衷办法?

纳吉是老板,老板不必亲力亲为,有手下代劳。若真有心服务社区,每周让他使用网路几小时就可以了,和团队视讯交代工作,发脸书文抒发政见,偶尔直播一下狱中生活,我一定会follow。且把这两年来疫情和行管中训练出来的Work from Home变通一下,这叫WFJ,Work from Jail。其他国家入狱的贪官也将能参照此大马模式继续为国为民,于是我们又更威水了。

2022.10刊于南洋商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