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狱的一百种方法

Me in the window!

最近和好友阿茂玩IQ题:“如果你从至高无上突然变成阶下囚你会甘心吗?假设你已七老八十,刑期十年,你未必有机会再见天日噢!”

阿茂拍大腿:“当然不甘心呀!若我是常人无可奈何还算了,我有亿万身家,百万支持者,还有权贵朋党撑腰,好歹要想法子出来。”

“那你要怎么办?”阿茂不是律师,开始抓头,年纪大要越狱也爬不了跑不动。收买狱官也难了,80年代发生过商人洪瑞江在狱中睡水床、看电视且出入自如的丑闻,此后监狱整顿一番。当年没有网路,洪瑞江尚且被认出,何况是现代的网红?

正规的办法是申请司法检讨,但听说成数非常低。想来也是,法庭前后审讯了几年,当是巨细靡遗,再检讨结果大概也一样。另一办法就是申请元首特赦了,若得逞则如获新生,诸恶不计。


然元首和苏丹都已放话,特赦不能随便给,加上民间阻力,逾十万人联署劝请元首莫轻赦重犯,律师公会说此时赦免坐牢不足一月的罪犯,会让我国司法沦为笑话。

且此刻虽在狱中却仍有官司缠身,若赦了出来又罪成,不是太搞笑了吗?那么,阿茂还能怎样离开那四面墙,回到灯红酒绿的繁华人生呢?

“我老老实实的生病,或者装病;不过,假如我太神憎鬼厌,也不容易装了。”阿茂继续说他的小道消息,他朋友的朋友是某院医生,某个特别的夜晚有个特别的病人求医,这病人先是去马大医院要求入院遭拒,于是辗转来到这家医院。这医生知他翌日上庭,只给他一包药,打发他回家好好休息。

我扑哧一声:“这医生救了一国的人啊!生病这理由用得了几次?每次进院几天像放短假,一下子又给踢回监牢。要怎么一劳永逸呢?”

阿茂的答案还是生病,而且是生重病,重到全马无人能治,必须去外国求医。如此过了海便是神仙,若寻求不了政治庇护,就随肥仔刘去躲起来。真要“生重病”,那么现在就得开始生些小病作为伏笔,不然谁相信你入狱前生龙活虎的,入狱后没几个月就奄奄一息?

“可是,这么一走就回不来了,你甘心吗?”我问。

“别傻了,我抱着几十亿,而且还是从你口袋刮来的。不甘心的是你。”

2022.09刊于南洋商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