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辩题:辩手说粗话,该屌吗?

今日辩题:辩手说粗话,该屌吗?
这是《 粗话》系列里7篇中的第7篇

说话或写文章时碰到需用粗话时常以符号处理,比如Fxxk、DLLM等,仔细想想这做法还真虚伪,不管用什么字母,说的人所要表现的就是粗话;不管听到什么代号,听者脑里响起的也是粗话。无论是fuck是“屌”都老老实实地收在字典里,光明正大不躲不藏的。如此说来,若真想用粗话好像就该直接用,否则请选择其他更合适的词汇。

那么,辩手在《花城舌战》中说“屌”,如此用词合适吗?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吗?语言于我是工具,除了用于基本沟通,还能说服和影响他人。工具本身没有对错,只问是否用得其法。倘若我用锤子上螺丝,那是自找麻烦,惹人讪笑。粗话也一样,它有该用的时候,也有不该用的时候。

就算辩手把粗话的使用包装成演示愤怒的用语,我依旧质疑有无必要,因为这是场公开比赛,本是智力与口才的角力。如果这是一场脱口秀,恰当地爆粗可惹哄堂大笑,那完全没问题;如果这是艺文创作,五月天《春天的呐喊》大可“看羚羊草枝摆”,黄明志无妨当《击败人》,那些小小的叛逆可博取特定听众共鸣,达到娱乐效果,有伤大雅又何妨?

老一辈人要认清新的现实,无论你再怎么说教都比不上周杰伦说屌。过去那媒体受中央监控的年代已不复存在,当年老人家觉得不妥的东西,如今毫无删节地直接送到手机,耳濡目染之下粗话已成为部分人的日常词汇,他们也不特别觉得有何不妥。

于是,在辩论比赛这种情绪高涨的场合,粗话脱口而出是可理解的。说粗话的辩手依旧获选为最佳辩手,便可见社会价值观已经转变。中国奥运羽球手陈清晨在国际赛事高喊“卧槽”,还有成千上万人为她欢呼。假设比赛章程未明文禁绝粗话,何必因一“屌”字掩盖辩手的全面表现?

支持说屌无罪的人也一样必须认清一点,纵然粗话确是语言文化的一部分,但它始终不是大众能广泛接受的用语,无论大人多虚伪都好。注意,我谈的仍旧不是道德对错,只质疑有没有用得其所,语言有没有发挥预期的功能。如果辩手要表达愤怒,或是要出奇招吸引观众注意,这些用意都成立,但同时你不能忽略另一个事实:你会因为一个字而失掉一部分原本支持你的人,因为一个字让焦点偏离你辛苦准备的论点。这样明智吗?是不是你预期的效果?

作为长辈,我不会教孩子说粗话,但也不会彻底禁用粗话——你禁得了吗?况且大凡人都是越制止越叛逆。受批评的辩手许嘉妤还到张永庆校长的言论底下留言自辩呢!我们小时候哪敢啊!比较实际的做法是提醒年轻人说粗话的利弊就够了,让他们自行拿捏分寸,为后果负责。况且我作为“柑你拿”事件的主角之一,要说教也没什么说服力。

2022.08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