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生命在美发的人

person holding pen and writing on paper

他有一双神奇的手。剪刀悉悉索索,碎发静静飘落如细雨。我进门时是人猿,他在谈笑间把我变回人类。但我本来没有意识到这双手有多神奇。

那次他给我理发后做造型,我想好好观察学起来,以后就能自理。Jimmy双掌涂了发泥摩擦一番,先把我的头发搓一搓,再捉几把,造型就做好了,不消半分钟就把我从人类变成暂时的美男子。

就这样捉一下头发罢了,何难?翌日我对着镜子无论怎么捉也捉不回那个样子,徒捉狂罢了。我以为是我没看清,下次理发时再仔细留意,却发现真没漏看什么;就算湿发再吹干,完全模仿他的手法,还是制造不出他的效果。


他外貌年轻,其实在这行业二十年了,二十年了谈起美发他的眼睛还会放光。当初他懵懵懂懂的不知人生要往何处,偶然参加了美发课程,竟发现美发能给他喜悦。这里短一点,那里长一点,怎样配合客人的脸型,万千发丝有万千变化,给每一位客人的服务都像艺术创作的小旅程。

他塑发,有点像我写诗。

用生命在美发的人

他说,到今天他依然去上课,二十年了还在学,甚至仍会遇到他学不会的手法。我听着赞叹,在外行人眼中,Jimmy不就只是捉起一撮头发然后剪掉吗?原来内里都有功夫,我MCO中尝试自行剪发后,更能体会有多困难, 我不对称了好几个星期。

我暗想,外行人不也以为我只是在写字吗?不就是这个字配那个词。功夫练到最后总让人看起来以为不费吹灰之力,外行人只会说那双手好神奇,他轻描淡写地捉一捉我的头发,那角度、力度都是多年练就的,我模仿的只有形没有意。

我仍得回去找Jimmy Cheng,尤其需要出席一些隆重场合的时候,去当他的艺术品,用他的喜悦换我的喜悦。他的时间排得满满的,却总是愿意应酬我。我喜欢看他的剪刀蝴蝶般飞舞,听他说说笑笑,有时很废,有时很励志,都这个地位了还在努力精进,我也没有停下来的理由。

2022.07刊于南洋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喜欢这篇文章吗?
请我喝杯咖啡,买一本《杂乱有章》
(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)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