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神 vs 电剪侠

雷神 vs 电剪侠

《雷神》(Thor:Love and Thunder)上映日期无限延迟,我很不爽。延期原因不详,引来多番猜测,电检局挡路吗?是因为有裸露吗?是因为某些角色有同性恋倾向吗?据知动画《光年正传》(Lightyear)也因此遭禁。早前张吉安获金马奖,但其作品在马放映却得挨12刀。我不满,不止是因为自己想在大荧幕上追漫威电影,问题也不仅出于电检局。

最近才知晓的,原来达尔文的《物种起源》在我国居然是禁书,但却只有国文版遭禁,中英版均可流通。在过去50年内政部禁了大约1600种书,三语皆有,主因是涉及宗教敏感议题和情色。其中一本呢竟是《咸蛋超人》漫画,理由只因某角色名称被译为“真神”。

从这些遭禁的电影和书种,不难推断负责审查的官员是怎么操作的,大家窝在小房间里依循几十年前订下来的标准,为现代的三千万人民决定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;照旧本子办事,不考虑对现今社会有何影响。比如进化论吧,明明是人人皆知的科学了,禁之何用呢?何况其他语文的版本仍在流传,加上网路自由(至少目前还自由),如此审查究竟能筛掉什么?


资讯和知识固然筛之不尽,这些举措的真正效用是阻吓人民。我在马来西亚写作,先父是报人,一直以来深知自我审查之必要,有些议题不容越界,否则就会被请去喝咖啡。这样的现实我老早就妥协了,但最近似乎越来越严重,脱口秀俱乐部被停业后,创办人里扎因旧的表演视频而遭逮捕,连说笑都不许了?谁会看了《雷神》或《光年正传》的一幕戏就改变性向呢?连轻松的娱乐电影也不许了?

真正叫我不满的,是言论自由正往谷底滚去。最近和某名作家谈出版他的旧作,为什么是旧作?因为早已在外国出版流通,当初费事在马出版,因为肯定会被禁,如今作者希望中文版能像进化论那样通过审查。我还是担忧会惹麻烦,仍在犹豫,如果政府禁《雷神》意在杀鸡儆猴,那么某程度上它成功了,这只猴子不敢乱叫。

然而那些当权者不容质疑的事,有一群人天天在想;不允许做的事,其实乃生活日常,唯不可公开承认罢了,于是这些人都被逼活得表里不一,像精神分裂一样。如果你不知道我这段所指为何,抱歉我在自我审查着。我们再不捍卫言论自由,以后大家都得这样说话了。

2022.07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