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烂gag

那些烂gag

如果我走入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的家,然后大跳脱衣舞,那活该我让警察逮捕的。警察把我捉走后,在拿督斯里加拉鲁丁的家四周围起黄胶带:“拿督斯里,你放任客人跳脱衣舞,现在要查封你的家!”这么做说得过去吗?副部长怎知道我会发神经跳舞?

副部长却这样下令查封脱口秀俱乐部。话说一穆斯林女生在台上说自己熟读可兰经,随即把头巾和马来服摘下换装。媒体说她穿着性感,但其实吊带上衣和短裙很普通,任谁在街上看到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,大不了的是和她铺陈的开场形成强烈对比,于是便有人指责她侮辱伊斯兰。

是的她确有辱教之嫌,但如果尊贵的部长有点常识,会知道她并不是俱乐部聘来表演的,那是开放麦克风(Open Mic)环节,让有兴趣表演脱口秀的人上台尝试,是培养新演员的重要试炼场。我对脱口秀有浓厚兴趣,也参加过其他场地的Open Mic,主办方除了提醒我们这些新手拿捏分寸外,是无法事先知道有哪个脑残会上台胡搞的。副部长居然令隆市政局吊销俱乐部的营业执照,等同宾客发疯却叫屋主遭殃。


去年《当今大马》藐视法庭罪成,罚款50万令吉,起因并非它本身撰写的新闻,而是因为网民留言。如今不只经营新闻平台有风险,连搞笑平台也不让人畅所欲言。难道副部长不知道开放麦克风的操作方式吗?这是普通常识,估计领袖见多识广总会知道的,但部分国人凡事一碰到宗教就会神经过敏,无论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抑或政府机关公仆,宁可大动作有杀错没放过,也不愿讲道理为俱乐部辩护,让宗教狂热份子有借口讨伐自己。

尽管先让其他人批评吧,比如谐星Jason Leong、Kuah Jen Han、Kavin Jay等俱声明与俱乐部同在,批判女表演者行为失度;先让我这等写手批评政府手段不公,因为我们的火力远远不比宗教狂热份子。待事情稍微冷却以后,领袖再展现自己深明大义,高抬贵手网开一面让俱乐部重开,叫所有人感谢领袖英明。

俱乐部是无辜的,能让脱口秀演员练兵的场地本就不多了。这是场低级趣味的演出,无论是高官还是那位脱口秀新手,都太不明智。这个是非不分的地方,实在让人笑话了。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