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明遇骗记

这是《 老千》系列里14篇中的第14篇

我写过很多关于诈骗的文章,但鲜少指责受害者愚昧贪婪,因为我也中过招,而且还是被骗到昆明。凡人都必有弱点,就看老千在那一刻是不是刚好刺中要害。

2018年的事了,收到“云南民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”成先生询问授权出版,预付版税达70万人民币。做生意那么多年哪会轻信榴莲随便掉下来,但万一是真的呢?好歹要应酬一下。我们谷歌、百度了,确有此机构。成先生有透露电话号码,有微信联络,双方洽谈好合约。

对方要求我们赴昆明签约,也没什么好犹豫的,就当旅行。办签证时需要对方发邀请函,就觉得有点蹊跷了,公函看来不专业,还有错字,但到这个份上了就闯一闯呗,大将出版社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版权交易,这就是我的弱点。于是,我和副社长林明志一同飞往昆明。

昆明遇骗记

落地就有两人接待,衣着都很随意,也许这是他们的公司文化呢?我们有的没的聊了一下安排翌日签约的事,然后就到饭店休息。饭店当然是我们自己安排的,始终对这单交易保持高度戒心。


当晚两人请我们吃饭,明天要谈70万的生意,却是到一家小面馆吃面,而且只有我和明志在吃,他俩不饿。后来他俩带我们去买香烟,说和老板见面总该送礼,我想这等“礼节”难免,香烟能有多贵呢 ?这是我孤陋寡闻了,香烟可以非常贵,总值过千马币,我心中的警钟当当当响不停。

昆明遇骗记
很“贵”的一碗面

翌日有“专车”来接,是一辆客货车,司机是个大妈。目的地确实是办公大楼,但和我们查到的地址不同。我们在会议室等候,几个人簇拥着老板“杨振”姗姗来迟。但这杨振的相貌怎么和我们百度到的不一样?为什么那些穿皮革的职员像古惑仔多过文化企业职员?

我们在现场把合约都签了,但“杨振”要把文件带回办公室,之后再寄给我们。此时我已很肯定这昆明帮分明是“昆”人的,真是“明昆”。他们捉着我想要的合约,以便下一步再敲诈些什么。果然成先生又促我们去买烟,我们借口没现钱推了。下一站是公安局,但我们很快就要回国,不想再生枝节也无法协助调查,公安也没辙。

从头到尾,这组老千就只要骗香烟,前后出动了八人,骗到两千块钱的香烟,每人平分250块,这也有够悲哀了。回国以后我们联络上真的杨振,告知有人冒用他的身份,他笑我们太无知,签约一定要上总公司呀!

我们不是无知,明知很可能中昆也硬着头皮试试,因为我有弱点。你的弱点和我的不一样,所以不会上这样的当,但别以为自己牢不可破。先清楚自己的弱点,至少能及时减损。不知此时的成先生和假杨振,肺烂掉了吗?

昆明遇骗记
两个“中昆”的傻佬

2022.07刊于新生活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喜欢这篇文章吗?
请我喝杯咖啡,买一本《杂乱有章》
(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)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