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鬼都起价

什么鬼都起价

你什么时候想过我们会缺鸡?首相怀疑或有集团垄断操作市场,竞争委员会着手调查。槟消协主席莫希丁说早在2018年就警告过关于粮食安全问题,我国六成粮食依赖进口,有7百万公顷土地用于油棕和橡胶,却只有1百万用于生产粮食。

是否和水灾一样,问题变得严重了政府才开始反应?也不是,早在伯拉时代便开始着重农业,只不过都通过官联公司进行,浪费许多资源也不见绩效——还记得住高级公寓的牛吗?

尽管政府为鸡肉设了顶价每公斤RM8.90,市场上仍有小贩卖得更贵,也不是没有理由的:“供应商卖给我RM8.70我能怎样?政府是不是该管管供应商而不是只针对我们?”


我们暂停出口鸡只给新加坡,新加坡担忧吗?比起我国,他们的粮食安全政策可完善了,尽管地小,农地仅1%,粮食安全指数却在亚太区排名第二,我国排第七。新国多方进口,不过分依赖单一来源;善用农业科技,鼓励室内种植;地小没关系,和外国机构合作在国外种植;除了储备充足,也教育民众不要浪费粮食。正因缺少天然资源,新国时刻保持警惕,全面贯彻粮食安全政策。

five brown hens on ground beside fence
鸡不可失

衣食住行,除了衣服可以不买,其他都逃不开。起价的除了鸡肉还有蔬菜,除了蔬菜还有汽油,政府像在玩打地鼠游戏那样一个个锤。召车服务的价钱也弹起来,拿督斯里魏家祥一把锤下去,限制附加费,但就这一项服务起价来说,我倒认为政府大可别管。

还记得召车服务是如何崛起的吗?我回想起以前搭过的计程车,司机会拒载,常常不照里表乱收费,卫生状况比新冠还恐怖。那时的计程车声名狼藉,有时候司机还真的就是狼。召车服务安全实惠卫生可靠,正是消费者十分需要的,计程车司机怎么示威抗议都没用。这就是市场的力量。

客多车少,价钱自然就涨高,这是自由市场的常态。此时有何理由不让司机多赚呢?依我看连附加费都无须限制,车资高会吸引新司机加入,供应多了价钱自会下降;此外,其他平台可能削价竞争,趁机抢市占率,抗衡一家独大的局面。政府干涉往往会好心变搅局,不只限制了司机收入,减低新司机加入的意愿,也让竞争者没有调整价格的空间,不如放手让市场自行调整。

我在台北叫Uber,又贵又慢,还不如走到路边招计程车;在东京更没有理由召车,因为到处都有计程车,而且服务态度一流。政府该做的不是打压出头鸟,不要听人民控诉头痛就急着医头,而是寻找病原,比如说把其他公交整顿好。让原有的计程车也变得安全实惠卫生可靠,到时候还怕谁乱起价呢?

2022.06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