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记输赢,去就是了

忘记输赢,去就是了
这是《 飞镖志》系列里11篇中的第10篇

疏于练习当然是理由,最近工作太紧张,还未从疫情的重创中恢复。曾经尚可的镖技今如烂泥,队友越鼓励我越羞愤,击不中目标还算了,落镖点如天女散花,仿佛和目标一点关系都没有。难道会因我一人连累队伍败北?

“过来!”队长阿麦向我招手,中断了赛事。“你的手臂怎么硬邦邦的?刚才看你练习可不是这个样子,顺畅得很。”原来我在热身时阿麦一直在旁留意,当时的确很顺手,一到比赛心里一在意,不知怎的四肢通通不协调了。“我也不知道呀!”我说。

“你再站到线上时,别瞄准,出手便是。”阿麦这么说,我十分怀疑。可是,阿麦是有传说的。江湖上说他曾是镖神,狂热时没日没夜地练,到后来和粤语武侠残片里放飞剑的情节差不多,随手一指,要飞镖去哪就去哪。传说有一回,一个骄傲的镖手挑衅,阿麦蒙眼应战,一战后对手从此绝迹镖场。阿麦当然不承认真有此事。

既然阿麦这么说,我不能不听。他见我犹豫,再补一句:“忘记输赢,去就是了。”


再次站到镖靶前时,我尽量放空,随意出手,并未击中,但好像离目标近了。再试竟渐入佳境,信心回流。准头固然不比队友,但关键几镖皆命中,帮队伍赢了比赛。阿麦点头轻笑,我想象他身着长袍、手捋长须,单脚站在竹叶上。

有时候输赢真不由人,也许队友抱恙,也许对手太强,太在意只会乱了阵脚,连点滴的胜算也失掉。工作与生活不也如此,此刻逆风就逆风吧,我改变不了风向。如果决定放弃那就随风消失,但倘若决意前行,那就一步接着一步,去就是了,到不到目的地不必去想,想来无用,只要做好当下。那晚阿麦点醒我的,不只是镖赛的事而已。

至于为什么现在阿麦不是镖神了,也有很多传说。有人说他遇到爱人,从此荒废武功;有人说对手寻仇,打断过他的手,就是没人直接问过他。那晚我问了,答案惊天动地:

“我赢到很腻了。”

此后,我称他独孤求麦。

2022.05刊于新生活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喜欢这篇文章吗?
请我喝杯咖啡,买一本《杂乱有章》
(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)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