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染的三千双鞋子

血染的三千双鞋子

他窃国亿万,妻子穷奢极侈,人民把他拉下马了,但未己又重归政坛出入国会。尽管官司缠身贪污罪成,上诉期间仍无阻逍遥,估计有生之年都不会入狱。噢,我说的是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及其妻伊美黛,你以为我说谁?难怪你这么想,实在太相似,但马科斯更可怕,他在1972年颁布戒严令,在独裁统治下遭军人杀害的人估计不下3千。

“你得准备好相机,事情可能在三、四分钟内就结束,之后我可能再无法和你说话了。”阿奎诺对记者说,仿佛心底知道此行凶险。1983年他回国途经台湾,接受最后一次访问。他是挑战马科斯的反对党领袖,此前流亡美国三年。

降落马尼拉机场后他甫离开机舱,双脚还没机会接触久违到国土,枪声便在身后响起,子弹从后脑勺入,从下巴穿出。接着军人把附近一男子乱枪射杀,一只死无对证的代罪羔羊。阿奎诺的母亲拒绝为遗体化妆,丧礼上任阿奎诺穿着血衣:“让人民看看他们怎么杀害我的孩子!”

没有证据证明马科斯是主谋 ,他始终稳坐大位,直至1986年闪电选举,对手科拉松是阿奎诺遗孀。马科斯造假胜选,民怨沸腾,人民力量革命终于把他推翻,马科斯夫妇流亡美国夏威夷。他是健力士记录持有者:窃国之最,估计在50到100亿美元之间。


那年我才小六,伊美黛用三千双鞋子教懂我何谓贪污,而菲国人民让我看到民主的力量。然而这世界并不那么单纯,后来的发展怎么说我也不明白:伊美黛居然能在1991年回国后参选总统,虽说失利,却在1995年获选为众议员,在政坛活跃至今。2016年,菲总统杜特蒂允许马科斯遗体下葬“英雄墓园”。这对健力士级别的窃贼,他们的儿子小马科斯刚当选菲律宾总统。

血染的三千双鞋子

虽说父母之罪不应殃及儿子,但小马科斯作为家庭一员必曾受益。他胜选的原因很多,比如说搭档乃杜特蒂之女,声望颇高;另一则是用网军操弄社媒为家族历史洗白,说什么戒严为菲律宾带来稳定繁荣,也居然有人相信。我询问某菲国作家为什么选小马科斯,他说政权素来由政治家族控制,换谁都一样。一边无所不为,一边无所作为,你怎么选?

小马科斯当上总统后会否借权位之便为家族开脱呢?抑或真能励精图治?这我无意臆测,我关注的不是领袖会干什么,而是人民到底在干什么,领袖腐败是否因为我们默许?健力士组织在小马科斯当选后突然删除了窃国之最的记录,理由是要重审数据,看来我国有望取而代之成为新的记录持有者呢!马科斯家族太“似曾相识”了,不得不引为前车之鉴。如果我们像鱼一样善忘,轻信假象为领袖欢呼,那么活该变成刀俎下的鱼肉;如果我们像草一样轻易摇摆低头,纵容窃国者横行误国,那么活该我们被铁鞋践踏。

“菲律宾值得我牺牲性命。”阿奎诺遭暗杀前三年曾如此说。若他还在,亲眼看那血淋淋的历史轻易被社媒埋葬,过往的斗争渐渐被人民淡忘,他还能这么想吗?

2022.05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