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着口罩起舞

戴着口罩起舞

两位年轻舞者约莫二十岁,舞衣已卸妆未卸,人群中轻易认出。啊是人群,久违的人群,聚集在蒲种宏愿公园的“艺起动”社区艺术节,难得是大家都自律地戴口罩。连舞者表演时也戴着口罩,容貌认不清,我还是先确认一下:“你们就是刚才在台上演出的舞者吗?”

其实那里没有真正的舞台,所谓舞台只是篮球场一端。观众坐的站的不知几百人,天气炎热,环境喧闹,这本不是个理想的表演空间。司仪介绍第一支舞蹈是中华扇舞时,我心底有些狐疑,听起来像一般文娱活动内容,但主办方是我熟悉的共享空间专业舞团,他们设计的东西怎会一般?

出场的舞者来自薇哈拉舞团,舞者无一华人,然舞姿曼妙轻步如飞,扇舞是否中华已无关要旨。紧接着演出马来宫廷乐舞,无一巫裔;热闹缤纷的宝莱坞舞蹈中也没有印裔舞者。这可不是平常三大种族同台的官样秀,不是在单一音乐下重复相同动作。这演出的潜台词是:我学习你,你我之间没有设限。诚然,和主办方聊了一下,扇舞是共享派导师到薇哈拉教的,而印度舞则是薇哈拉编排的,交流早在幕后发生。

在这不理想的表演空间,表演者呈现了最理想的演出。舞者戴着口罩跳舞,根据新的SOP大可不必,但如此安排于我却有另一重感动,是啊我们深受疫情所扰,但无阻灵魂舞动,在困境中展现顽强生命力。

后来还有一些以家庭为主题的现代舞,其中一位“舞者”还只是个五岁左右的孩子呢!完全没有曲高和寡的问题。许久没看现场演出了,几乎忘了艺术表演的感染力,那一举手一投足一回眸都在当下眼前,不同于屏幕上的东西,我深信就算平常没接触艺术表演的观众,也一样会受感动,这次艺术节为居民开启了艺术之门。

除了表演,还有其他如木球、彩绘、市集等周边活动,非常热闹。若没有地方政府支持,这样的活动很难成事。行政议员黄思汉先生在开幕演讲中说,他常思量硬体应有尽有的蒲种还需要什么?所幸遇到共享空间激发了新的想象,才促使艺术节成事。让我心生感激的还有另一层面,我知道艺术工作者这两年生计有多困难,地方政府这么做不止惠益居民,也直接帮助艺术工作者,给他们舞台一展所长,此举值得嘉许。

年轻舞者腼腆地点点头,我竖起两根大拇指,然后再给他们鼓掌:“实在太棒了!”我知道一般人就算心里喜欢也不会直说,我要让他们看到这么一个陌生人当面赞赏。赞扬是动力,希望舞者继续跳舞,地方政府继续提供舞台。平常写时事不是让人颓丧就是愤怒,难得亲见好事发生,这回希望能让你感受到我所看见的美好。

2022.05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