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来西亚的败象

马来西亚的败象

十年前斯里兰卡办“国际非法赛车”,只因为总统儿子喜欢,那是我在当地亲见的腐败征兆。家族掌权,只手遮天,要拿什么就什么。也就不过十年时间,十年罢了,人民就到了缺电缺粮的窘境。时光倒流三年吧,那时候的斯里兰卡人民在干嘛呢?大概和你我现在一样如常度日,虽感隐隐不安,但万没想到崩坏突如其来。2019那年,明知政权腐败,却仍欢喜地接受大幅减税的选举承诺,投票给以拉贾帕克萨家族为首脑的人民自由联盟。

我们是否都是温水中的青蛙呢?这下水是热了一点,但好像还能得过且过,看不到锅底的炉火。我作为一个外人会察觉到斯里兰卡不妥,一旦回到自己熟悉的锅子里又变成心存侥幸的青蛙。如今斯里兰卡陷入危机,像在我的锅子上重重敲击,我不得不探出头来再看看马来西亚那些衰败的征兆。

最近几十个大马人遭诱骗到柬埔寨从事诈骗活动,有媒体用“卖猪仔”形容。这个词唤起的记忆是晚清困苦的中国人受中介欺骗,被卖到南洋当苦力——什么时候大马人也甘被卖猪仔了?人才外流不是新鲜事,国家无法给予公平的对待和机会,一些人只得往外找寻。但这下卖猪仔的目的地并非美欧日韩,而是比我国落后不知几级的柬埔寨。


我们居然到了相信柬埔寨能更有康头的地步吗?是怎么变成这样的?一马事件乃标志性的征兆,但病源其实更久远,是结构性贪腐积累而发的,而且尚未了结,主脑们仍逍遥着,比如刘特佐(我不明白廖顺喜何以自首,反正警察总是捉不到有钱人)。磨蹭到今天,我们已对一次又一次的庭审新闻麻木,接受了贪腐是国家运行的default mode。

悬而未决的事岂止一马呢?信手拈来的关键词有赵明福、许景城牧师、养牛中心、童婚、阿占峇基、巴生谷水患、反青蛙法案、MySejahtera拥有权、扣留所内死亡等等。一颗苹果发臭,必因核心腐烂,方使败象横生。如果冤案会招来六月飞霜,这里早变成北极。倘若我们继续冷待这种种病征,不采取任何行动改变国家前进的轨道,斯里兰卡将是我们的榜样。

大选将至,不少朋友意兴阑珊,有者觉得反对党不争气,不如一切照旧;有者则考虑弃票,听天由命。我想,眼前这届大选可能是最关键的一次,如果让窃国的朋党觉得人民可任愚弄摆布,此后只会变本加厉。我们已在滚着下坡了,必须记得斯里兰卡恐怖的教训——从败因初现到全国见底,只需十年。未来这十年你愿意让什么人领航?

2022.04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