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说“坚持”,就坚持不住了

再说“坚持”,就坚持不住了

一个月内我减了3公斤,旧衣裤能穿了,我终于不那么像粽子了。除控制饮食外几乎天天运动,朋友称赞我:“能坚持运动真不错啊!”我连忙摇手:“不不不,别说坚持,我才没有坚持。”

我很怕听到“坚持”两个字,坚持是要费劲的,一听就好累。它是什么意思呢?意思是我在做的这件事并不愉快,得卯足心力才能逼迫自己去完成。做完了松一口气,暂时解脱,明天又得无奈地重新面对。

但事实上不是这样,我自发地运动,没心理障碍。看着每天小有进度,快乐得很,比如说今天做了20次掌上压,明天做到21下;今天棒式一分钟,明天多撑了5秒。每天体重下降两百百克,腰围收紧几厘米,都是让我期待下一次飙汗的动力。再者,无论一日之中有再多不可控制的变化,至少我结结实实的完成了运动。


但倘若我的内心独白是“坚持”,等于对自己暗示说运动是苦差,原有的快乐便褪色了。我没修读心理学,但当师时学过语言暗示,巧妙运用词句可在不知不觉中左右观众行为,类似催眠。因此,我对自己的用语特别警惕。

我对待也一样,需要坚持的事恐怕都是不值得做的。就算工作本身很有意义,助人无数,但如果每天早上必须逼自己起床面对它,那么也许我就不是最合适的人选,总有其他更有热情的人适合担此责任。就算我“坚持”去做,人的意志力有限,迟早会放弃。

常有人对我说:“你们坚持文化事业真不容易啊!”我总是连忙摇手:“没没没,我们都很好。”但对方通常来不及听懂背后的意思,我得特此说明一下。我并未坚持运动,我只是喜欢日渐轻盈的感觉;我没坚持文化事业,只是喜欢分享的喜悦。只有真正喜欢,才能轻松快乐地持续。

2022.04刊于南洋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

喜欢这篇文章吗?
请我喝杯咖啡,买一本《杂乱有章》
(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