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会不会步斯里兰卡后尘?

我们会不会步斯里兰卡后尘?

斯里兰卡上个月取消学校考试,影响百万学生,理由是没有纸张。纸张啊!这再平凡不过、平常我们完全不珍视的东西,在那里竟成稀品。新闻纸稀缺,报馆不是减刊就是暂停。连纸张都买不起了,面包呢?

RasuahBusters盟友开会时,莱奕斯博士提起斯里兰卡经济危机,担心我国徐徐攀升的国债以及失效的管理,将使我们步斯里兰卡后尘。不会吧?我心想,后来又读到时评作者卡迪拉森的文章,不约而同提出如此忧虑。

约莫十年前我去过斯里兰卡,那时我初涉赛车不久,忽然受邀到科伦坡比赛,不止吃住全包,还免费把车子运往斯里兰卡,怎能不答应呢?抵达后有专车接送,待如上宾,但一路所见街道狭窄基设陈旧,看那样的民生状况,赛车好像不是这个内乱初平的国家所需要的。跑道在哪呢?

这车赛是政府办的,却也是违规的。接头人嘱我参赛莫声张,因为当时我还持有赛车执照,若发现我参加“非法赛车”,执照可能吊销。待看到场地就明白何以违规了,所谓赛道是城市街道权充。那本也可为,新加坡第一方程式就在城中道路进行,条件是安全措施足够。但在科伦坡,隔开高速赛车和围观人群的只有低矮的沙包,有时甚至只拉了一条胶带罢了。


为什么会有人觉得地上的那些沙袋,能阻挡时速150km/h冲来的车?

为什么要这样七拼八凑的办车赛呢?官方说法是要借赛车提升旅游业,非官方说法是总统的长子喜欢。赛前主办方引我和几位外国车手见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名字我没听清楚,彼此握手寒暄。那晚的车赛再糟糕没有了,完全脱离预定时间表,午夜的比赛一直拖到凌晨,把我累个半死,后来连拿奖都没力。

路人拍到我,不告诉你是哪辆。

我觉得,那场车赛预示了国家的衰败。今天斯里兰卡外汇储备仅余23亿美元,被逼限制货物进口,国内粮食不足,有些人一天只能吃一餐;汽油不足,人民排长龙添油;能源不足,每天断电半日。人民四起示威抗议,为控制言论政府全面封锁社媒,颁布宵禁令。

落到如斯田地原因很多,疫情让旅游业外汇归零是其一;施政错误乃其二,比如向中国借贷发展没有盈利的项目、选举前大幅减税,最让人费解的是不理科学家劝告,强制推行最没效率的有机农业。但依我看,主因隐藏在当年和我握手的年轻人背后。

28% of next year's total government expenditure from Rajapaksa family -  LankaTruth
大伯、爸爸、叔叔、伯伯,真是尼亚玛

我把他的名字找出来了,是纳马尔.拉贾帕克萨,截至上个月是斯里兰卡的青体部长。他的父亲是马欣达,当年是总统,如今是总理;他的叔叔戈塔巴雅是总统,弟弟吉莎是参谋长,伯伯查马是农业部长,叔叔峇西尔是财政部长。

官官相护,何况亲戚?开国会像开家庭会议。绝对的权力绝对会滋生腐败,当中有些人曾经涉贪甚至谋杀,不用说当然都没事。尽管上周所有部长总辞,但或许来不及平息民怨了。朋党专政,国家必败。马来西亚依你看,和斯里兰卡有相似之处吗?

2022.04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