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板娘”里的性别歧视

Professional woman in business suit.

在展览会中闲逛,某个展位的年轻业务员热情地向我身边的武折天招手:“老板娘,过来看看我们的新产品!”他的声音被熙攘人潮淹没,武折天似乎没听到,走到另一个展位,倒是我听得太清楚。

我对业务员展露最亲切的笑脸,确保隔着口罩也能让他知道我是善意的:“她经营着自己的公司呢!她是老板,不是老板娘。”他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说:“不好意思,我叫错。老板,来看看新产品。”

我不知道他究竟明白不明白错在哪里,当时我无暇解释,笑笑便走开。这错误有点儿“严重”,它事关两个层面,第一是上的,第二是性别歧视,二者息息相关。三八妇女节刚过,好像应该谈谈。


“老板娘”原意指老板的妻子,后来大家不那么讲究了,也把女性老板叫做老板娘。我作为有心的听者,不知说者是无意还是不好,那位业务员究竟是把“老板娘”当作女老板的尊称,还是看到女人走在男人身边就直觉地把她当作男人的 +1 ?

为什么是女性老板就非得在言语上特别标明呢?这隐隐透露着对女性的刻板印象,以为女人多数不创业,也不担当领导地位。当女性成为老板时,就忍不住给她贴个鲜明的标签,而这样的标签正暗示着那些对女性不合时宜的期待。

我们不说“女首相”、“女经理”,无须过分关注位子上的人究竟是何性别,总之必是能者居之。或许你会想,标榜“女”字难道不是在恭维女性吗?或许是的,但它背后所传达的讯息是:女性能攀到高位都是异数。这样恭维一个人,却间接挫败了其他女性。

不就是一个约定俗成的名词,需要这么在意、这么讲究吗?是我想太多了吗?社会的意识形态或多或少是由语言形塑的,我们把自闭儿唤作“星儿”,便可能多唤醒一些关心;把减肥改称“瘦身”,能转移焦点,提升动力;不说Crippled,改用Disability,尊重他人感受。无论东西方,大家都一直在修饰日常用语,照顾各个群体的尊严与权益。

是“老板”还是“老板娘”,对男女平权有没有长远的微妙影响呢?很难说得准,但能使用精确词汇总是好的开始——我听到另一个展位的业务员叫武折天“老板”,后来买卖成交。

2022.03刊于新生活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内容,请关注我的社媒:

订阅电子报:

喜欢这篇文章吗?
请我喝杯咖啡,买一本《杂乱有章》
(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