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山遇首相

新山遇首相

初到新山市中心,我心头一惊,路上无车,道上无人,印象中以前这里是非常拥挤的,怎么冷清成这样?既然冷清,为什么转入酒店的巷子又有交警驻守呢?

“我得建议你们明天早餐得早点吃,因为有VIP入住,我们三百间客房全满。”酒店柜台服务员很兴奋地说,兴奋得我也为他高兴,酒店业在疫情中难得生意兴隆。

我晚餐后打算去购物中心逛逛,谁知城中坊八点便关门。到毗邻另一家,只见店员比客人多,商店待租的多过营业的。我致电新山的朋友询问,只有市中心如此吗?他说地区性的购物中心会稍微活跃些,但也说不上热闹,比疫情前仍差得远。

我住在巴生谷,自解禁以来生活逐渐恢复正常。购物中心开始热闹,餐厅不时客满,《蝙蝠侠》上映还不容易买到好位子,很容易让人以为全国都渐渐上轨,原来不是。


朋友说新山的经济情况和其他城市不同,这里最重要的天然资源叫新币。过去吉隆坡的同业劝他北上发展,他心里暗笑,新币一比三啊,新加坡人消费不眨眼,谁能料到一夜间几乎全部消失?

有太多行业依赖新加坡客源,据知市中心是来往新国枢纽,故此酒店、购物中心林立,血管里流着新币。边界来往因疫情而受阻,此处就宛如鬼城。

新山附近还有一个靠外币喂养的地方,便是森林城市,主攻中国市场,本地人没几个买得起,疫情下中国人来不了也过不去新加坡,其卖点归零。去年尾有外国视频称此为世界最无用的计划之一,相关公司驳斥为无稽之谈,但其实早在2019年便有外媒报道仅有500多户入住。新山在开关以后尚可慢慢复苏,森林破坏了中国房地产投资者的信心,恐怕回天乏术。

我问友人,就算新加坡人不能来,怎么连本地人也不见?是因为新山人特别害怕病毒吗?他说怕生病是一回事,另一方面是焦虑。因为经济不景,未来不确定,许多人都避免外出花钱,于是经济又更难运转。我不禁胡思乱想,此时选举换政府是好事,这和打麻将连输36圈后必须反穿内裤的道理一样,可能就此转运了。

翌日很早就去霸位吃早餐,吃完后见首相独自走入餐厅,我还以为VIP会在自己的房里用餐。他和其他人一样排队取食物,但他走得慢些,因为客人拦着他拍照。我离开时一直在想,这政府究竟是内裤的这一面,还是那一面?

2022.03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