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方的战争

blue and yellow striped country flag

战争在远方发生的时候,我心里有种不寻常的不安——我害怕看到网民针对此事的留言。可能会有些人幸灾乐祸,有些人会为了个人的政治立场而冷嘲热讽。乌克兰官方数字估计死了近两百人,伤者逾千,其中包括市民和小孩,一整个国家在担惊受怕,若在这样的时候还让我发现有人落井下石,我怕自己会对人性失去最后的希望。

终究还是辗转知道了网民的恶言,唉,不是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吗?为什么这些人铁石心肠呢?我看,是因为战争太远,但我说的不是地域之远,而是对于战争大家太陌生。

宁为太平犬,莫当乱世人。我们这一辈人是相对幸运的,没有经历过战乱,比我更年轻的连父辈也没见过战火。我父亲和祖父曾经历二战,时父亲年幼,只依稀记得躲避于物资贫乏的郊区;祖父与我不亲近,话不多,未提过那些苦难。关于日军的残酷我是从书中所知,照片中日兵高举刺刀,刺刀上是个婴孩;乱世中不知何故会突然被掳,从此消失。


我大学时教授放映纳粹屠杀犹太人的记录片,那一地啊是百具苍白的尸体,推土机把它们像垃圾一样地推入大坑,同学看了以后睡不了觉。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埃利.威塞尔是大屠杀的生还者,他的著作《夜》记录了在集中营里的噩梦。严冬中纳粹兵逼大批犹太人徒步死亡行军,让他们在途中不支死去。一晚,不知几人挤在破屋内交叠而眠,月光下威塞尔的朋友拉起凄凉的小提琴。翌日,威塞尔醒来,而他的朋友没有,还有许多人也再醒不过来。一个野心家的疯狂,能害百万条性命。

二战太远吗?战争不曾止息。以色列军攻打加萨,时事杂志曾具体报道以军如何射杀妇孺。如果那些网民关闭网红搞怪视频,从那些声色中跳出来,多关心世界大事,多读读他人的苦难,肯定再说不出那些恶言,因为啊恻隐之心的确人皆有之,他们只要在标题以后继续往下读,自会深切知道战争的可怖,谴责发动战争的魔头,而不是对无辜的受害者口出狂言。

2022.03刊于新生活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喜欢这篇文章吗?
请我喝杯咖啡,买一本《杂乱有章》
(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)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