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再见了,Nur Sajat

不再见了,Nur Sajat

少时听老师说澳洲歧视有色人种,虽说白澳政策在1973年已终结,但人民的心态不见得马上会扭转。上世纪末弟弟要去墨尔本留学时,我还担心他会不会被欺负,但始终安然无事。亲戚移居澳洲,多年来也好端端的。在亚洲迅速崛起的年代,连曾经歧视外人的澳洲也努力向亚洲靠拢,奉行多元文化主义,欢迎外来移民。

澳洲刚多了一个居民——曾是马来西亚人的诺萨迦。

少时我的课本里说马来西亚是文化大熔炉,大家融洽生活在一块。这熔炉是什么意思,我长大了才懂,它熔化多种金属以冶炼成钢,变得更强。像宪法规定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国才是真正的大熔炉,我长大了才懂,当年课本里的这个词,必是哪个一厢情愿的人借用的,而且这山寨炉一开始火候就不够,三十年来依旧铜铁分明。


这里的宗教系统无法接受诺萨迦的性别,她的性别认同本是她最私人的事,但却不由自主。那么,究竟是不是大多数人都否定她呢?这很难说,但从社媒上数十万之众的追随者来看,有不少人并未在乎她是男是女。你认同也好不认同也罢,那是她的生活、她的命运,和你无干。

“没人会选择天生是跨性人。”诺萨迦说。

2018年国庆月槟城乔治市庆典办影展,妮莎雅优在照片中怀抱国旗,冯启德则手执六色旗;后来主办方经不住首相署和部分民众投诉,撤下两人的照片。不管这些国家的子民有多少才能、对社会有多少贡献,总之不符合预期的模板,就不容许浮上台面,否则棒打出头鸟。像诺萨迦这样成功的商人,甚至还成为万人追随的网红,终遭对付。

也不知道诺萨迦是怎样溜到澳洲的,不过我们到现在还捉不到刘特佐,看来只要有钱去哪里都没问题。她在澳洲顺利转换性别记录为女性,她说宛如重生,而这里的宗教领袖仍要重申一回她是男人。诺萨迦说恐怕无法再回到马来西亚了,此后澳洲多了一个居民,她原是马来西亚的成功商人,以后是澳洲的成功商人。澳洲乘着时代的激流前进,而我们是水中固执的大石头,专门害人翻船。

“我为自己是同性恋者而骄傲,只是上帝给我最好的礼物。”添姆.库克说,他是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员。

2022.02刊于南洋商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