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行过生花柳,坐过生爱滋”

“行过生花柳,坐过生爱滋”

我没告诉过谁,怕别人笑我肤浅。我是因为区绍熙书稿中的这句话,就大致上决定了必须出版他的《港产片真巴闭》。如此形容香港的三级片影院,多么生动鲜明又夸张啊!这是只有粤语才能表现的尖酸幽默。谈香港电影,就得要用他这种香港人的调调才行。

早期还在用菲林拍电影的时代,区绍熙作为爱克发菲林公司业务员,他跑遍片场,对香港影业十分熟悉。王家卫拍《阿飞正传》就是向他买菲林的,王家卫、杜可风都是菲林杀手,让他赚了第一栋楼。他也不时在电影中演上一角,去年他传了个链接给我,是他参演的《何虾仔》,入围了台湾南方影展。

“來香港的話,一定要找我。喝酒吃飯吹水…”


我本想到香港看黄子华收山秀,后有突发事故未能成行。后来疫情爆发,更没机会。间中和区绍熙互传讯息,我写有关粗话的文章,曾向他“讨教”;反送中发生时,我给他传达马来西亚支持的声音。此外,我们没见过面,连视讯也没有,六年来只通过一两次电话吧,倒是不时看到他的脸书动态,一时谈他又参与了哪些拍摄,一时又谈香港中国。

“你最近会否来马来西亚呀?喝一杯。至今未有机会见面,可惜。”

癌症在短短数周内就夺走了区绍熙,那些一再拖延的见面吹水终究没有发生。我们以为迟早的事,必然可为的事,终究没有发生。我感伤,或许因为面对无常深感无力。

“一定有机会。”他说。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