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十个网红九个废

为什么十个网红九个废

别说在王宫外,如果有两个怪人男扮女装在你家门外搔首弄姿,你不只会报警,还会准备好木棒自卫。这样的人我们管叫它“网红”,究竟“网红”是什么东西?

这两年来一连串的网红劣行,让我的一些红人朋友拒绝承认自己是网红,生怕降格了。“网红”是中文圈名词,泛指社媒上追随者众多的人;但英文不说网红,惯用名词是influencer或key opinion leader,意即关键意见领袖。显然,这类网红离意见领袖远着,充其量只是知名度高、触及率广而已。

我的朋友多虑了,虽说他们在网路上追随者众,确有网红特质,但大家都不这么称呼——他们是歌手、演员、作家、谐星、画家、社运工作者、政治领袖,有深度也有高度,作品广受欢迎,大家关注他们的言论和动态是因为可从中获益,这些人是真正受社会认可的意见领袖。


而那些“原生网红”则不同,不管有多少人随手点击了关注都好,他们的作品一般不受社媒以外的平台认同。电视台、影视串流平台不会播放他们的视频,报章杂志不会用他们的文章,因为品质低劣、内涵贫乏。他们要发表任何东西,只能通过筛选宽松的社交媒体,而社媒只在乎一件事,那就是可转化为广告收入的流量,内容品质完全不在考量内。

品质好的内容固然有可能转化为流量,但品质极差的内容更能刺激观众情绪。比如说你看到一则不堪入目的视频,忍不住转发,并骂上两句,就为原生网红带来流量了。而且,低俗最卖座,大多数人都能接受两分钟的闹剧,但未必能消化更深入的内容,王晶赚了几十年不无道理。

社媒以流量为标准回馈网红,一些品牌意识不高的商家也以流量取决赞助对象,流量就是网红的收入。要生产好内容,创作者须丰富自己的内涵,如此太耗功夫,成本太高,何必呢?如果变装在王宫面前摆一场闹剧就能换来流量,何必烦恼如何进步?

换做从前,这些人不会被看到的。如今网路让每个人都能发声,这固然是好事,但同时也让人类的愚蠢赤裸裸地展示在太阳底下。十个网红九个废,就是以流量挂帅的社媒生态造成,而这些流量,你我都有份贡献一些。

2022.02刊于中国报

喜欢吗?请帮忙分享!

周若鹏

更多好文章,请关注我的社媒。

订阅电子报。

类似文章